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诗歌大全 >正文

那年年少青春浮动――723动车大案

时间2020-08-05 来源:芙蓉国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那年年少青春浮动

  星期六离开南京的时候,太阳露了脸。

  暴雨后的天蓝湛蓝湛的。那种蓝色,杨柬之在画家的笔下都不曾见过,仿佛是梦中的海洋;那几朵白云淡淡的,却异常素净,就像是在大海飘动的叶叶白帆;一片白云飘去,太阳显得十分辉煌,却并不灼热――这倒是刚下过几场大雨的好处了――灿烂的光芒,给万物披上了金色的轻纱。

  昨天下午2点至3点,南京城市的能见度达到了25公里。湛蓝如碧的城市把不少南京人都“镇住”了。就连杨柬之这样的老南京人都感慨,在南京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这样的天空。

  做事周全的他查过了这几天杭州的天气,前几天那里也是电闪雷鸣,但今天竟也是难得一遇的艳阳天。天时地利人和,一样不缺,他想着,又宠溺地望了一眼坐在他前面的女学生。

  动车极平稳地行驶着,若不是窗外的风景与光线出现快速的变动,你都很难意识到车辆已经起步了。南京的中央城区――玄武区到浙江杭州西,刚刚建成的新干线令人新奇,但程秋水却有些怅惘地望着窗外。令人惊奇的定力,因为杨柬之才顺势盯了外面一会儿就有些眼花缭乱、头昏脑涨了。

  “秋水,你怎么啦,一直看着外面,都不兴奋的?”他终于忍不住好奇地从座位后探出头。一如往常的温柔,秋水被他一说收回了思绪,只平淡地搪塞带过:“没有,没事儿,就是在发呆呢。小杨老师,你兴致不错嘛!”

  末了,朝他嫣然一笑。

  也许就连程秋水本人也不知道,她这一笑,于杨柬之,笑得明媚,笑得率真,笑得凄婉,不过他具体也说不出那石家庄哪个癫痫病医院好是怎样的笑,竟给他悲喜交加的感觉。但是,这一笑,是这么熟悉,却是那么遥远。面对这个斯文恬静的孩子,杨柬之竟有些发愣。

  动车的过分安稳,“动少”的疲惫不苟言笑,都使得程秋水异常无趣。她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眼座位,却猛然感觉少了些什么,不禁疑窦丛生。便摸索了一阵,一会儿停了下来,但似乎还是不满意。

  坐在她一旁的陌生男人被她的举动吸引了目光。“小姐,需要帮忙吗?”他说。

  “谢谢啊,不用。”

  简短决绝,秋水甚至都没偏过头看一眼,只是喃喃叫道, “老师!小杨老师,小杨老师……”一声比一声急促。

  “啊啊啊,你怎么啦?没事儿吧!”杨柬之像只小白兔一样警觉地接收到了“求援”声波,几乎是大声地叫出声,同时马上把身体凑上前去,尽可能地紧贴着安全椅。这节车厢并不安静,但附近的几个人还是被惊动了,包括刚才那位绅士的先生。

  程秋水为自己�意亮苏饷创蠖�静有些不好意思,打了个手势让杨柬之的耳朵凑过来,害羞得用手挡住了自己的嘴巴,这才轻轻地说出了她的疑惑,

  “老师,动车的座位为什么没有安全带啊?”她瞪大了流露出求知渴望的眼睛。

  “哎呀,你怎么这么说呢。真的没关系的呀,想问以后就多问问嘛。你呀你呀,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儿了呢!不过话说这个啊,真得让老师好好想想……”杨柬之说着说着,就望天了,留下秋水在一旁嗤鼻,不是总说听不见我说的话么,今天耳朵这么灵。

  就这样僵持了好一会儿,杨柬之望着天,秋水望着他。癫痫病急救方法>

  “来来来,你看!”杨柬之突然从包里拿出一袋细长的木片,拆开了袋子。

  “这是什么?木头?你干嘛啊?”程秋水一脸疑云。

  说真的,杨柬之就是喜欢看她低下倔强的头颅,发自内心地虚心示弱。

  果然,是狮子座,表面再温柔如绵羊,内心也仍旧是高傲如王者。但也只有走的近了,才知道,在那看似王者的面具下,是一颗多愁善感的心。杨柬之兴致起来,眉飞色舞地炫耀开来:“这就是积木啊,最原始的。待会儿老师就‘化腐朽为神奇’,把它变成最美丽的宫殿!”说着还冲秋水抛了个媚眼,好吧,就暂且称作是媚眼吧。

  程秋水目光顺着老师的动作移到了车厢的窗沿上,窗外,景物早已失去了形状,车内的人却稳稳地搭建起了积木。

  杨柬之一边稳当地搭木片,一边流利地对秋水提出的问题进行了解释:

  “高铁对稳定性的控制极其严格,甚至达到了变态的程度,正如你所见,高铁起步时,无论你正在与朋友们一起聊天,还是在低头看自己的报纸,都不会有任何动感的察觉。

  “话说,老师,动车里为什么这么稳啊?”秋水看着杨柬之真的纵横交错地搭建起“地基”,思维扩散开来,禁不住打断了他。

  “好吧,通俗的来说,就是把理论放在现实中,我们感受到平稳主观上也许是动车做得是匀速直线运动,速度一直不变的缘故。

  客观上,一方面跟线路和轨道有关,像我们乘坐的是去杭州的新干线,交通正属于极佳的状态,高铁动车进入浙江后,时速一直保持在300公里以上。在宜兴至湖州浙江癫痫医那家治疗好路段时,车子还有点摇晃,但进入宁杭甬及京沪高铁后,列车速度提高,运行却平稳多了。这主要和铁轨有关,高铁动车行驶在先进的无砟轨道上,速度越快反而越平稳。

  所以说,高铁受制于两条轨道,也受益与两条轨道。

  中国的高速铁路在控制加速度方面有严格的控制,保证纵向运动的平稳性,此外,高速列车又被两条钢轨牢牢地控制着,特别是我国高铁使用的无砟轨道严格控制了轨道的平顺性,保证了列车不能有大的横向和垂向震动。所以正常情况下,你可以在列车上自如的行走,而不用一直把自己固定在自己的座位上。

  那么另一方面是因为动车的转向架的减震性能好。

  不仅如此,目前的客运专线或者主要干线采用了超长无缝线路,同时动车的隔音效果比较好,所以车厢和车厢之间很安静。当然,这和乘客们的道德素质也是有关的。

  “好了说完平稳性。我们继续说安全带。高速列车发生事故时,安全带给予乘客的伤害远大于潜在的保护。这是最重要、最根本的一个原因。欧洲对高铁的应用比较早,对高铁的被动安全的研究也比较多。欧洲铁路安全与标准委员会通过大量调查发现,在火车发生重大事故时,乘客被束缚在座椅上受伤的几率更大,主要是因为被安全带束缚在座椅上的乘客,更容易受到车厢结构坍塌所造成的伤害,因为他们无法进行有效的躲避。

  “老师我觉得你精分。”秋水笑着小声嘀咕。

  小杨老师没有停下,果然又是是没听见吗,他是双脑吗,条理那么清楚,程秋水那么出神儿地想着。

  “还有就是现实原因,实际中难以西安癫痫医院治疗费用操作,因为乘坐高铁的人不愿因系安全带。人们选择高铁而不是飞机,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高铁空间宽敞、运行平稳,人们习惯在车厢里面自由活动,串串车厢拜访拜访朋友,所以很少有人愿意乘坐高铁系上安全带。

  综上,明白了吗?”

  “完全不懂。”程秋水表示已经惊呆了,对杨柬之的敬意又深了一层。

  “啊!这……”杨柬之故作震惊地感叹。

  “开玩笑的啊,你这个理工男,真是。”秋水笑。

  “咳。怎么老这么说老师呢。”杨柬之虽然担任程秋水的物理老师,但实际上他也比她大不了几岁。而秋水很开朗,和他私交又很好,故经常开一些没大没小的玩笑。杨柬之从不介意,也无法在意。

  “话说你怎么知道的啊?”程秋水挑着一根眉毛怀疑地看着他。不过虽是这么说,但秋水发光的眼神已经出卖了她。给杨柬之的感觉分明是――天哪,这是捡到宝了呀!明爽。

  这下杨柬之也不好意思,用手遮着嘴凑到她耳边坦白从宽:“其实我以前偶然在百度上看到过,嘻嘻!”

  “嘿,那你刚才还沉思那么久。”

  “组织语言啊,你试试……”杨柬之得意地笑,露出他的一颗小虎牙。

  “老师。”

  “啊?”

  程秋水一个嗔怪的口气,换来杨柬之的一句秒回。

  一两秒的凝静,两人相视而笑。

  这也许是他们师生之间仅剩的情分、珍稀的默契了罢,杨柬之想。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