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诗歌大全 >正文

怀念成雄老师人物散文

时间2020-06-05 来源:芙蓉国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31年前,学生们十二左右,老师二十出头。卷发、牛仔裤、衬衣下摆偶尔打个结。六咀中学的校园里,他的身影无处不在,教室、操场、菜园、鱼塘;他的声音无处不在,嘻笑怒骂、纵情歌唱。宿舍里的吉他、羽毛球,树上的吊环,是老师的最爱,也是同学们争抢的玩具。

  他是个英语老师,但不太像老师,没有一般老师那稳重的样子。走路时而大步流星,时而左右横晃。上课也不拿教案,书本一扣,粉笔一拿,滔滔不绝。从航空母舰讲到各村锁事,从ABC讲到物理、数学,间或发现有溜号走神的,粉笔头就会像长了眼睛一样直射该生。全体哄笑,他也乐呵,继续讲课。烟是必须的,白开水也是必须的,夏天也得喝开水。一堂课一杯白开水是不够的,中间必定派人去宿舍倒,被派的人乐的屁颠屁颠的,端一大茶缸滚烫的开水回来,他会说Thank you very much,也会问有没有在杯里坏他,全体再笑。他有点懒,教案有时都让学生们照参考书上抄,直言为了应付检查;上课也不准点,铃响之后进教室的时有之,但讲的兴起时又听不见下课铃声、拖堂。同学们不但没有怨言,反倒像吃了兴奋剂似的,听的有滋有味。眼见小个儿的某某憋的满脸通红、左右摇晃时,他才恍然大悟,哈哈大笑,手臂一扬:下课。有时也勤快,会把语法要点、常见句型用毛笔写在大白纸上、贴癫痫病要怎么治疗呢在各班墙上。朝读课通常是学生们自己咿咿呀呀,除了班主任偶尔进去查看秩序,课任老师鲜有进去的,但他会常去,有时哪怕没洗脸都去,头发乱蓬蓬的进门就喊,停,别看我来了你们就大声念,好像挺用功的,刚才怎么就乱哄哄的?别装了,都t……给我停,跟我读!六咀中学,一所普通初中,各科成绩很少能超过镇中的,但他教的英语课,居然就在全镇一路领跑!即使这样,他还会在周末给学生们补课(那时的老师给学生补课是免费的)。为此,常会和补作文的单泽兰老师争时间,一老一少,就这样在学生面前争的面红耳赤。说起来有意思,对其他老师包括对校领导,他都是“唯我独尊”、任性的很,唯独对单老师,他还算规矩,也有拗不过的时候。

  同学们当面称呼他汪老师,私底下都喊他“鬏尔毛”。怕他,喜欢他。上学放学路上,甚至回家与家人,说的最多的就是我们的“鬏尔毛老师”如何如何。想必,那时他就闻名乡里了吧。他一定知道。某天就在课堂上笑嘻嘻地问,你们会写“鬏”字吗,“鬏尔毛的‘鬏’”?大家一愣,继而窃窃私语。他笑着转身在黑板上写出,并解释说,很好写,一个鬓角的鬓的上半部,下面加个秋天的秋就是了。写完了,转过身嘿嘿嘿嘿,得意的很。同学们自此算是认得了“鬏”字。还有一次,英语测验,领到试卷后,大家惊奇地发现最后居然有一首打油诗。湖北找专治癫痫的医院他笑着念了出来:“人生如梦,缥缈难测;时悲时喜,苦练真功”,并解释说是本班某位小老头写的,觉得有意思,就刻在试卷最后了。接着,又是一阵哈哈哈哈。还记得他写的“也”字最后一笔不是向上弯钩,而是斜向下。

  他不是班主任,却把两个班的学生都当成了自己的小跟班。某同学冬天依然穿单衣服,为自尊整天笑着对别人说自己“扛冷”,多数同学懵懂无知还心生佩服。隔两天,见他穿上了老师的军棉袄,才若有所悟。据说是老师强迫那位同学穿的,否则就打他。是的,他爱打人,不少人都挨过:学习不长进的、调皮捣蛋不服天朝管的、成绩好的考差了的,或多或少,或轻或重,差不多都挨过(女生除外);连校外的小混混都不敢来捣乱。可越打关系却越近,没见过谁记恨他。他的宿舍里,学生去的永远比老师多,一帮帮的。午餐时,他会端着饭碗进教室,看同学们都带啥吃的,尝尝甲的“诺菜”,品品乙的腐乳,然后将自己碗里的菜分拨给大伙。那时,教师食堂的菜学生们馋的很。某天中午,他看了看那个皮肤黑点的同学饭菜,说,你别都吃完了,留点儿饭晚上吃,晚上教师食堂会餐,你等会儿。放学后,那个学生一个人安静的坐在教室,等。突然,门开了,老师端碗进来了,夹起半条鱼放在学生碗里,说,吃吧,吃完回家,转身就出了教室。那个学生,和着泪水吃完了那条鱼,平生贵阳哪里能治好癫痫病第一次,一个人吃了那么大的一块鱼肉。他没有去想象老师从食堂夹走一大块鱼时,同桌的人会怎么看,在那个物质并不丰富的年代,这样做又会招来别人怎样的眼光。

  学习之余,老师会拎起吉他进教室,教学生们唱歌。如《白兰鸽》,“当那曙光渐渐明朗,这是一个新希望,一年之计在于春天,一日之计在于晨”;如思念亲人的歌“摇摇洁白的树枝,花雨满天飞扬,两行滚滚的泪水流在树下……”那时的吉他是个稀罕物,只能在电视里见到,老师弹的娴熟、动听,让同学们心潮澎湃,羡慕不已。有胆大的,要过来乱弹,他也不气,只说,你这个“小板儿”……成绩搞好了我都教。以后,他不在宿舍,就会有同学溜进去,拿起吉他胡弹乱唱,弦断了,就丢一边跑了。他定会在某节课上讲,又哪个“小板儿”把我的琴弦弄断了?!回答他的永远是满堂哄笑。暑假时,他还会找几个学生,晚上一起去捉青蛙、钓黄鳝,掐蒜苔,边走边讲黄鳝雌雄同体,讲青蛙很傻––手电一照就不动,特别容易抓。大丰收后就用他的油炉子煎炒烹炸,师生几个大快朵颐。

  20年前,三个学生相约去老师家拜年。虽说多年没见,一进门就如沐春风。老师愉悦的报告他老娘,说“飞、斌、宏”来了。那时老师已转行,成家立业,并在南方小有所成。但师生情谊依然浓烈,仿佛刚散学归来。四人打卡马西平可以治好癫痫病吗“升级”,耍小钱,喝茶、小酌、闲聊,氛围融融。只是这样的小聚,对于某个学生来说,是他与老师的最后一面。

  去年初,传来了老师病重的消息,一时间,散落在全国各地、甚至海外的学生––他带过的、没带过的,互相转告,纷纷探望、问候、相助。很惊奇于什么原因,让众多的人牵挂数十年前的老师。他有什么魔法吗?他可是个爱打人的老师啊!那时的他,应该是坚强的,乐观的,欣慰的,积极治疗,期待奇迹的发生,因为他曾数经劫难,都幸运过关!学生们都为他祈福,包括某个略显小器的也在满怀愧疚中祈祷,愿他早日康复。

  老师天生骄傲,没能拒绝上帝的邀约。3月27日,他去了那白云深处。那个叫上帝的老头儿,从此可以听见老师充满磁性的吉他弹唱,还可以带他聊发少年狂––自私的老头儿!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送别是情,絮絮叨叨也应该是情吧,但愿如此。

  家宏2016.3.30于四平

TAG标签:    

【审核人:站长】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