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短文学 >正文

《老父为狗扛棺材》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芙蓉国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老父为狗扛棺材》()

文/平安

天的早晨,很大。看窗外,白茫茫一片。早早起来了。她要清雪。

清雪,在祖国的北疆,已经是一项必不可少的。家家如此。雪不清,人无法走路,雪不清,柴火抱不进来,饭就吃不上。家里的清雪任务都落在白发老母身上了。

照样戴好围巾,照样用围脖蒙住嘴,照样拿起铲雪锹,走出屋门。

门外,仿佛有在呼吸。母亲趟过没膝深的大雪,奔。( 网:www.sanwen.net )

一只小黄狗陷在雪里,打哆嗦。它的毛已经被烧得囫囵半片的,发着焦味。皮肤有很多地方都被烧坏了。小狗低着头,艰难地喘着气。仿佛将死之人,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看见母亲,它微微抬起头,双泪直流。目光中充满了祈求。

母亲二话没说,抱起它,进了屋。先是拿出我们平时喝的奶粉,冲一碗,喂小狗。小狗抬头看看母亲,像是怀疑,又像是,迟疑了一会儿,用赤红的舌头,舔起来。

喝完了,它依旧看着母亲,目光依旧充满了祈求。

母亲看它打着哆嗦,一抽哒一抽哒的,母亲知道,这一次的目光包含的内容不是祈求,而是。

母亲踩着没膝深的大雪,去了附近的诊所,买来了红药水,绷带,消炎药等用品,回来后为它包扎。

小狗受到了母般的呵护后,不再发抖了。它慢慢地爬过去,一直爬到母亲身上,趴在了母亲怀里,闭上了眼睛。母亲紧紧地抱着它,仿佛抱着失散多年的。母亲的左手摩挲着它的身子,像我小时候,在母亲的催眠曲中入睡那般。

老父起来了,看到此情此景,对母亲说:“这样不行啊!还是给它做个窝吧!”

母亲同意了,老父就找来板子,钉了一个小笼子,又在柴草垛上找来一些柴草,铺在底下,母亲把小狗放了进去。

那是,小狗只有大人拳头那么大。

在亲的百般呵护下,小狗的伤完全好了。似乎也长了不少。它活泼好动,总是跟在父母身后,形影不离。它很懂事,父母干活时,它趴在旁边看着,父母歇着的时候,它会一个高穿到或者母亲怀里,用它脸去蹭父亲或者母亲的脸,咱们就用舌头去舔父母的衣服,似乎哪里脏,它就舔哪里,给人的印象就是帮助父母清洁衣服。

就这样,小狗成了我家的一员。它和我们一起,在父母的爱护教导下着。地,地。

流逝,光阴荏苒。把小狗催促得一个劲地长啊长的。

有一天,家里来了一位乞丐。或许他的衣衫过于褴褛吧!抑或是他进屋到处看着,让小狗误解了他来偷东西。小狗立即扑了上去,把他的腿咬了四个牙印,血流了出来。母亲立即冲了过去,把小狗推开,武汉市看癫痫病哪家专业将乞丐扶进屋里,给他上药包扎。

他似乎是个非常不讲理的人。无论怎样,也不肯离开我家。睡觉必须睡在炕头最热乎的地方,吃饭时,今天要鱼,明天要肉,什么好要什么,有一天,竟然要起了甲鱼汤。父亲发现来者不善,就和母亲说,必须叫他走。母亲说,是咱们的狗咬坏了人家,要点待遇也是正常的。父亲没说什么。

那天,我们都上地干活了。回来后,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被扫荡一空。

父亲急了,和母亲吵了起来。父亲说,我早就看出他不是真乞丐,你的善良是不是也该有点是非啊?这是父亲第一次同母亲吵架。父母几十年,从未吵过架,甚至没有红过脸。母亲对父亲是举案齐眉,父亲对母亲百依百顺,老两口相敬如宾。今天,为了一个乞丐,闹得人仰马翻。母亲受不了了,哭了起来。小狗看见母亲哭了,就跑过来,朝着父亲咬了起来,尽管声音很轻,很礼貌,但是,看得出,它很不高兴。

父亲不看它还好些,看到了它,气不打一处来。父亲太起腿就是一脚,把小狗踢到很远的墙角又落下。小狗半天没有爬起来,也叫不出来。母亲急了,有生以来,第一次朝父亲大喊:你牲口吗?那是一条命啊!

两个人越吵越凶,父亲站起来,将门使劲儿一摔,走了。母亲哭得十分。为了这个家,母亲是该干的活干了,女人不该干的活也干了。封建社会三从四德把母亲变成一个逆来顺受的劳动,她从不知道反抗,今天,为了狗,她开始反抗了。只是,她反抗的方式太可怜了。

母亲使劲儿地哭,数落着这一辈自己的苦,哭累了,母亲开始找好衣服。说是好衣服,其实,都是别人家不惜的穿的陈旧的破衣服而已,母亲之所以把它们当好衣服,是因为母亲的衣服实在是拿不出手而已。这些衣服没有补丁,不像母亲的衣服,补丁摞着补丁。

母亲把衣服穿好,她的目标是投河自尽。母亲还是清醒的很啊!她知道,河水会把衣裤鞋子冲掉,她也是担心自己光身去,会过不了奈何桥。于是,她又去找来麻劈,在自己的腿上搓成了麻绳。然后,把鞋子缠了好几道,紧紧地系上,又把衣服在腰间捆了一道,裤子也是。她是边捆边哭,边哭边捆,生死,明知道生命可贵,还偏要自己赴黄泉,那滋味,该是怎么的痛啊。

这一切都准备好了,母亲抱起小狗,向大河岸边走去。一路走一路哭,泪人似的。母亲走得很慢,真可谓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啊。

小狗仿佛知道自己惹祸了,先是说话,说得很急,一句接一句,它说的什么,谁也不知道,但根据环境来看,它一定是向母亲道歉,安慰母亲,祈求母亲原谅。后来,看见母亲依旧向河边走去,它就开始哭泣。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最后,看见母亲还是往河边走,它就从母亲怀里跳了下来,咬住母亲的裤脚,使劲儿往回扯。母亲看看它的泪水,就坐到地上,放声大哭。小狗看见母亲不再往前走了,拔腿就往姐姐家跑。

姐姐来了,姐姐的婆婆也跟着来了。羊癫疯发作时,患者会不会受到很多的伤害啊?母亲平时很姐姐的婆婆相处得非常好,老姐俩相见,一想到差一点就阴阳两隔了,两个人抱在一起,哭得泣不成声。那哭声真是惊天地泣鬼神啊!

母亲没死了,是小狗救了母亲。父亲知道后,立即返回来,向母亲道了歉。从那以后,父亲又恢复了对母亲的相敬如宾,直到去往天堂,也没有和母亲大声喊过。这是小狗的功劳啊!

那天,父亲和母亲商量,必须把小狗栓住,免得再惹祸。母亲心疼小狗,不情愿,但是,母亲也心疼父亲,父亲老了,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于是,母亲只能答应。

父亲找人做了一条又粗又长的锁链,很沉,沉到我用尽全身力气才能提起来。我家房东头有一根柱子,是用来支撑仓房的。父亲就把小狗栓在那上面。在木头柱子旁,给小狗搭了一个窝。从那天起,小狗离开了温暖的屋子和的陪伴,,开始了自己的独立。小狗没有怨言,不因为这样的待遇而放弃自己的。每天,它坚守岗位,为我家看门护院,尽职尽责。

之前,我曾给它起名叫小花。因为从这一天起,它过上了锁链生活,所以,我又给它改名叫锁链。

锁链的耳朵可真尖,万籁俱寂的时候,它是趴着的,它的姿势非常好看,身子盘成一个圈,下巴往地上一放,眼睛一闭,好像很懂得养尊处优似的。可是,当万籁有声的时候,远远的,离我家百米的地方,只要是向我家走来,或者摸了我家的杖子,它立即就跳起来,前面的两条腿爬到墙上,身子立起来观察。

当他确定确实是来我家的,或者拿了我家什么东西,它可绝不会同意,它使劲儿叫,仿佛下达命令。如果那人硬往里闯,它就像疯了一般,拼命地向那人冲锋,声音简直就是声嘶力竭了。我家人会根据锁链的叫声和举止,可以判断出是哪种情况。

我可怜的锁链,就是这样,戴着几十斤重的锁链,长到十三岁。

那天,是它十三岁生日。(母亲是把捡来的那天当做它的生日的。)

只有我一个人在家。

姐夫突然闯进来,当时,我把大门挂上了。姐夫没有进来,就从杖子上跳了进来。锁链生气了,很不友好的冲向他,使劲儿地叫。那条又长又粗的大锁链,跟着它来回的跑着,摇动着,拖着。发出格拉格拉地响声。

姐夫急了,像个恶魔一般,抄起一根胳膊粗的大棒子,使劲朝着锁链的脑袋砸。开始,锁链是跑的,可是,那根可恨的锁链,不仅锁住了它的自由,也锁住它的自卫能力。它尽职尽责,保护它的主人和主人家财产的安全,可是,它却保护不了自己啊!恶魔的棍棒举起来,落下,又举起来,又落下,狠狠地,狠狠地……锁链自知已经逃不过死亡的命运了,就不再叫了,也不再反抗了,它趴下来,盘成一个圈,下巴支在地上,闭上了眼睛,它的母亲把它接到天堂去。那时,它的心该是怎样啊!我们无法猜得出,但我们可以肯定,它一定恨死这根锁链了啊!

我可怜的锁链啊!我看见它哭了。那泪水成小孩为什么睡觉翻白眼串往下淌,很像两个告别生命的大叹号❗

多年以后,直到现在,我依然痛恨自己的懦弱。我就那样地站着,看那个恶魔打可怜的锁链。不敢说一句话,不敢抢下他手中的大棒子……现在,我常常做噩,梦见那可怕又可恶的一幕,每一次梦见,都吓得一身汗,醒来后就想,如果是现在,我宁可自己死,也要挡在锁链前面,跟恶魔搏斗。

幸好苍天有眼。这个时候,母亲回来了,母亲说尽了好话,母亲哭,母亲要给恶魔跪下,才阻止了那根无情的棍棒。恶魔停了,不是怕母亲,是打累了。恶魔走了,母亲抱着锁链一顿哭,哭声再一次惊天地泣鬼神啊!哭够了,母亲给锁链做了许多好吃的,只可惜,锁链被打得半死,已经无力吃东西了。

锁链疼痛,趴在地上,不停地哼哼着。我们以为,它今天不会再看门护院了。可是,和以往一样,它依旧那么机灵,依旧爬到墙上向外面看,看过路人是不是偷了我家什么东西。只是,爬墙的时候,它的动作不那么灵便了,叫声也不那么响亮了。

从那以后,锁链有病了。不爱吃食,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渐渐地,眼睛也懒得睁了,走路也不那么神速了。

在它十三岁的那年。噩运再次降临到锁链身上。

那天晚上,父母没有听到锁链的叫声,母亲披着下地去看,锁链没有了。母亲焦急地叫醒了我们几个孩子。全家人分头去找。

邻居说,有三个男人,先是扔了一个馒头,接着跳进你家院子,把狗抬走了。

母亲想起,本村有个收狗的地方,他们收狗,但方便的时候,也偷狗,然后卖到镇上的狗肉馆牟利。

于是,我们全家人来到那个收狗的地方。进了院子,我们看到,锁链真的在那里。锁链躺在地上,四只腿用绳子捆绑着,它的眼睛闭着,听到我们说话,它睁开了眼睛,那眼神那么,又那么感激,泪水泉一样的向外涌。看到这种情况,我心疼得要命,我跳起来,要去和他们拼命。母亲拽住了我,说,先救锁链要紧。

我们把锁链抬回家。父亲母亲在检查的时候,发现,锁链的嗓子真的有很多针,这是那些偷狗的人惯用的伎俩。也是锁链无法叫喊的原因。母亲父亲立即去找医生。

全村几个个人诊所,跑遍了,都不开门,要么隔门说话,说治不了,要么,干脆不言语,装没人。这是一贯的。自从村里的一个诊所被抢劫后,他们无论如何也不再开门了。

父母空手而归,只能靠自己了。母亲戴上老花镜,拿起镊子,父亲扒开锁链的嘴,母亲一根一根往外拔。用了两个多小时,终于拔出了所有的针。父母又给锁链灌药。母亲说,给它做点好吃的吧!可能……

母亲没有把话说完,哭着去做饭。父亲坐在地上,低着头,一言不发,一袋一袋,闷烟不断。

母亲拿出白天父亲买来的三根排骨。煮了。那是给弟弟准备的,弟弟干活累,父母常给他补一些营养。

<中国治癫痫医院p>煮好了,母亲端饭锁链跟前,和锁链说:“锁链,吃点吧,吃了,你就不疼了,你来我家,一天好没得到,你是出了狼窝,又入虎窝啊!平时,我们给你的都是剩饭剩菜,有的时候,饭菜都馊了,我们干活没再做别的,只好给你吃。你没有怨言,既不挑食,也不生气,依旧帮助我家看门护院。现在,你有病了,我才给你做排骨,这是你一辈子也没有吃过的啊!我死了。我对不起你啊!你能听懂我的,对吗?”

锁链抬眼看了看母亲,眼睛眨了一下,又将头放在了地上,机械地,吃力地。锁链没有吃,一口也没有吃,只是看了看排骨,看得出,它是很想吃的啊!毕竟,那是它平日里可望而不可即的啊!但是,今天,它已经无法吃了啊!母亲看它不能吃了,哇的一声哭出了声。

父亲这时说出了一句话,让我们着实震惊。“是我不好,今天白天我去买排骨时,是我说咱们家的锁链有多好的,我只是想夸奖锁链的,不曾想,被他们听到了。”

我们几个孩子,气愤地瞪死了眼睛,我们是不敢跟父亲顶嘴的,只能用瞪眼睛发泄愤怒。母亲听完父亲的话,昏倒了。

天亮了,父亲说:“你们睡一会儿吧,我看着。”母亲被我们救过来后,身体很虚,但是她仍然用小勺往锁链嘴里喂奶粉。虽然喂进去就流出来,母亲仍然不放弃。母亲是想让锁链饱饱地去啊!

清晨,母亲的哭声把我们叫醒。锁链离开了人世,离开了我们家,离开了它日坚守的岗位啊!

弟弟下了夜班,看到这一切,只是闷头抽烟,一颗接一棵。

锁链长得很高大,父亲用绳子量了量,到外面找来板子,开始给锁链做棺材。

弟弟说:“把四条腿拿着来吧!”

“为什么?”母亲急了,父亲也这样问。

“单位要减员,领导不喜欢我,没了一份工作,老婆孩子怎么办?她就得。反正,锁链也不是有病死的。”

母亲不再说话,只是愁眉苦脸地看着锁链,父亲也没有说话,依旧做着棺材。

弟弟用了两个多小时,小心翼翼地卸下了四条腿。如果不是为了挽救弟弟的,即便我们全家人要饭,也不会动锁链一块肉啊!

剩下的部分,母亲做了新被,把锁链裹了,父亲把它抱到棺材里,钉死了盖儿。父亲扛起棺材,我和母亲拿着铁锹镐头等,我们来到离家很远的荒原上。

这片荒原上,有母亲父亲辛辛苦苦开出的一块土地,这块土地,养育着我们全家的生命,一年又一年。父母决定,把锁链埋在地旁,从到,从夏到秋,父母来种地,都可以陪伴锁链,它不会,父母也不会寂寞。

【作者简介】平安,黑龙江哈尔滨人,教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发表了500多万字的作品,擅长电视剧散文等创作。平时,培养孩子,已经有700多孩子的作品见于报端。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