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正文

流散的工友[六]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芙蓉国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六]绘图员段琴

段琴做也没有想到,她一次无意的行为让她的徒弟小徐深深地迷恋她。

段琴那一天在绘图室给小孩喂奶,突然从窗外飞进一只大黄蜂。段琴看见大黄蜂嗡嗡地在身边转,连忙喊一声;小徐,快把大黄蜂赶走。小徐刚从大学毕业分来不久,每次见师傅段琴撩起那白硕的奶子给喂奶,便脸一红低下头去绘图。听到段琴叫一声,他顺手拿着手中的三角板来驱赶大黄蜂。谁知小徐在室内转来半天,不但没有赶走大黄蜂,反倒被惹怒的大黄蜂在他脸上叮了一口。大黄蜂叮了以后便嗡的一声飞到窗外。小徐一阵剧疼,右脸顿时鼓起一个大包。段琴一见小徐的脸,情急之下连忙叫小徐过来抱孩子。小徐以为孩子也被大黄蜂叮了,连忙接过孩子准备往厂医务室跑。 杜琴说,快坐下别动。说完便将小徐按下坐在椅子上,然后撩起奶子对着小徐的脸挤出一注奶水。段琴一边挤一边用手轻轻地在小徐的脸上揉,两个饱满的乳房正好挺在小徐的眼上方。小徐闻到一股甘甜的奶香,全身顿时就像注入了麻醉药,感到一下子从脸上麻透了全身。他像一个乖孩子,一任段琴在他脸上搓揉。他完全忘记了脸上的,痴痴地望着段琴的乳房发呆。一直到段琴接过孩子离开好半天,他才如大梦初醒。然后用手蒙着脸落魂失魄地回到宿舍。

武汉癫痫医院在哪里

小徐般回到宿舍,眼前一直晃动着段琴那一对白硕的乳房。从那一起,他开始失眠了。 第二天上班,小徐眼里铺满了血丝,见到段琴挺着胸脯走进来,他不禁像触电一样感到身子猛地一抖。段琴一见小徐面色苍白,眼圈乌黑,以为小徐病了。她顺手在小徐额头上摸了摸,感到似乎有点低烧。她就对小徐说,你身体不舒服,就休息两天吧。小徐一听,连忙站起来说,我没病,没病。

段琴没有在意小徐的变化,便转过身去整理图纸。小徐从段琴的背后看上去,发现他师傅段琴虽然28岁了,虽然生了一个小孩,可她的身材一点都没有变,甚至比他大学最漂亮的女同学还要耐看。他觉得段琴的身材完全符合绘图学中的黄金分割法,是一个无可挑剔的美人儿。特别是段琴弯下腰时,她身体所呈现的s形曲线是那样的完美,让小徐如醉如痴。段琴几次转身看到小徐眼睛发直地看着自己,便感到有点不对劲。她问小徐,你怎么啦?小徐楞了半天才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嚅嚅地说,我没什么,没什么。

令小徐痛不欲生的是,他上了杜琴。而他爱上的这个人竟是他的巳婚的师傅。自从小徐暗中爱上段琴,段琴就发现小徐思维呆滞,行动迟缓,绘图老出差错。段琴几次严肃地批评小徐,但小徐似乎没有什么改进。有一天晚上,小徐到段拉莫三嗪能终身服用吗琴宿舍修电灯。段琴一边给小孩喂奶一边问小徐,是不是失恋了。小徐脸一红,先点了点头,接着又不经意的摇摇头。段琴看那样子忍不住笑了,说,等师傅看中好姑娘,给你再介绍一个。小徐一急, 连忙说,别,别找。然后竟双手捂着脸哭了起来。段琴把小孩放到床上,过来板过小徐的脸对着小徐说,这么大人了还哭鼻子,像男子汉吗?小徐鼻子一酸,便一下子抱着段琴的双腿跪在地上,全身颤抖地哭个不停。段琴一下子不知所措,想了半天便低头问小徐,你是不是爱上了师傅?小徐一听,用手打了自己一个耳光,紧紧抱住段琴的双腿说,我该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 网:www.sanwen.net )

段琴一听这话顿时就傻了。她无意识中用双手抱着小徐的头,口中喃喃地说,小徐呀小徐,你是一个末婚的青肠哥儿,万不该有这样的想法呀。况且我是你的师傅呀,你怎么这么傻呀!小徐的头正好靠在段琴的胸前,他的脸靠在那柔软的乳房时,顿时感到身上涌出一阵燥热。他完全没有听到段琴在说什么,他突然不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大的勇气,一下子把段琴抱到了床上。然后,他像一头发疯地野兽扑到段琴身上抽风能治疗吗。段琴全身酥软,顿时闭着双眼晕了。

段琴在小徐惊恐地逃走后,赤身裸体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小徐那充满朝气的青活力,让她在无比惊恐中又焕发出无限的渴望。她既感到羞愧又感到惊喜。羞愧的是她是小徐的师傅,这事要是让人知道了她怎么见人呢。惊喜的是,小徐深入她身体的那种特别的感觉,让她又深切地体验到一种无法言说的性福感。这种可怕的让她心中无比折磨,想到在部队服役的丈夫,她突然又感到一种深深的恐惧。

段琴23岁经人介绍,嫁给了正在部队服役的周营长。每年只有一次探亲假,这种大旱大涝的夫妻,对段琴是一种无言的折磨。幸亏五年后生了一个胖乎乎的儿子,她把全部心思放到儿子身上才慢慢压抑了心中的欲望。谁知在这个节骨眼上,冒出这个不知轻重的徒弟,把她的生活彻底打乱了。但自从这一天起,她每天既害怕小徐来,又害怕小徐不来,她每天生活在这样的矛盾 之中。

小徐第一次偷食人间禁果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在他看来,这个世上只有他的师傅段琴才是最可爱的,此外的女人再也没有一个人值得他去爱了。他拒绝任何人向他介绍对象,也拒绝任何的求爱。尽管他才22岁,但他已深深地迷恋比他大6岁的段琴而不能自拨。他太迷恋自己把脸埋在段琴双乳之间颠痫病的病因是什么的那种感觉,当段琴把他紧紧抱在怀中时,他感觉到段琴既像他的新娘,又像是他的。

有一天小徐与杜琴经过几番暴风骤后,又习惯地将头枕在段琴双乳中沉沉睡去。正在甜梦中,突然被一阵急切的敲门声惊醒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周营长在这个半夜三更回来了。

一个月后,小徐以破坏军婚罪被判有期徒刑四年。段琴被周营长一顿暴打后,两人了。周营长将儿子送到乡下的,半年后又娶了一个24岁的女孩直接带到了部队。

小徐从监狱提前一年释放后,化油器厂巳经改制卖给了私营老板。段琴经过一番身心的折磨,在离婚后到武汉一家设计院打工。小徐出狱后便直奔武汉,找到了段琴。他咚一下跪在段琴面前说,师傅,嫁给我吧。段琴一下子扑到小徐怀里,俩人悲喜交集,抱头。

小徐和段琴在武汉租了一间房子,开始了新的生活。他们在中北路租了一间门面,办了一个绘图室。三年后,他们又创办了一家机械模具设计院,生意应接不暇。现在巳发展到八十多名设计人员组成的颇具规模的设计团队。

段琴又为小徐生了一个胖儿子,每当黄昏时分,人们总看见段琴和小徐带着儿子在东湖边漫步。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