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散文精选 >正文

橡树庄园惊魂夜(2)推理

时间2021-07-09 来源:芙蓉国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殓工人在钉棺材盖,所用的铁钉足有十几厘米长。

  “闪开,都闪开。斯蒂兰没死,她不会离开我的!”拜萨哭着冲上前,疯了似的搡开工人。用力掀掉棺盖看去,只见姐姐斯蒂兰面色红润,如同睡着了一般安静。

  这时,一个装殓师走来,征询地看着拜萨。拜萨清楚,他们要钉棺。随后赶来的拉斐尔把拜萨硬拖到一旁,低声说起了另一桩可怖的传闻。在他奶奶去世前,东郊的白马庄园也发生过惊悚事件:庄园的男主人死后没有钉棺,凌晨时分,男主人忽然钻出来。夺过守灵妻子怀里的孩子张口就咬。当时,所有的人都吓傻了。等惊醒过来去抢时,孩子已被咬破喉咙,咽了气——

  “你闭嘴!钉了棺盖,姐姐就去不了天堂了!”拜萨瞪着红红的眼睛叫嚷。虽然他不愿回家,但在心里,他早把斯蒂兰当成了亲姐姐。拉斐尔使劲摇晃着拜萨,跟着喊:“我是你的好朋友,我不会欺骗你。我奶奶走时,我也没信他们的话,没按他们说的做,结果发生了那样的事!”

  “我不信,不信,我只相信事实!”拜萨挥舞着手臂,骂走了装殓师。他是搞生物学的,懂得人死亡有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分为濒死期、临床死亡期、生物学死亡期。处于临床死亡期的人,尽管心脏停止跳动,呼吸中断,可整个身体组织并未遭到彻底损坏,组织细胞仍在进行微弱的新陈代谢。期间,最易诈尸。可那不过是条件反射过于强烈所致。

  点燃蜡烛,继母陪着拜萨给斯蒂兰守灵,抽泣说:一周前,斯继发性癫痫会不会遗传蒂兰生了病,高烧,咳嗽,身上起红点,还怕光。我以为她是感冒了,或者过敏,也没太在意。谁想,今天中午还没送到医院就不行了。大夫给出的诊断是感染了麻疹病毒。

  麻疹?这种病早已得到控制,不会轻易死人。拜萨望着斯蒂兰,怔怔出神。随着一阵铃铛声,那只黑獒也蹭了过来,乖乖地卧在棺材旁。看得出,短短半月,黑獒和斯蒂兰已处出了感情。拜萨抚摸着黑獒毛发蓬松的脑袋,戚戚地说:“伙计,等安葬完斯蒂兰,我就把你送还霍恩教授一”

  “呜——”

  刹那间,黑獒倏地立起,直扑棺材。脑袋昏昏沉沉的拜萨急忙抬头。一瞅之下,顿时毛孔紧缩,后脖颈处阴风嗖嗖直冒——姐姐斯蒂兰正双手扒着棺沿,僵直着身体缓缓站起!

  “啊——”继母吓坏了,惊声尖叫着逃出了灵堂。许是见主人醒了,黑獒伸出长长的舌头,亲呢地去舔斯蒂兰。令拜萨几乎要吓破胆的是,斯蒂兰的力量却大得惊人,伸手卡住黑獒的脖子硬生生地摔出去几米远,直摔得黑獒呜呜哀鸣。

  “斯蒂兰,你你……”

  拜萨语无伦次,尚未吐出半句完整话,斯蒂兰已迈出棺材,抓住了他的手腕。拜萨真真切切地感觉到,斯蒂兰的手掌格外冰冷、僵硬,五指像极了力道十足的铁钳。而此前,拉斐尔也说,他的奶奶诈尸时也是如此可怖,若不是耳朵被咬掉,奶奶定会掐死他!等邻居听到呼救声赶去,奶奶还紧抓着他的衣服不放。费了好半天劲,差点掰断手指,也没宝宝羊癫疯要什么照顾好?能让奶奶松手。

  “姐姐,我是拜萨,放开我——”

  拜萨大叫。不可思议的事上演了:斯蒂兰已变成了无知无觉的嗜血僵尸,张口咬向他的脖子。拜萨仓皇撤身,脚下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住了,歪歪例例摔下。斯蒂兰并未放弃疯狂的攻击,直挺挺压下!

  躲无可躲,厄运难逃,拜萨绝望地闭上眼睛,痛苦地哺喃:“姐姐,我知道去天堂的路很远,你害怕一个人走。别怕,我陪你去……”

  给猪办婚礼

  危急关头,是黑獒救了拜萨。就在斯蒂兰即将咬住拜萨的喉咙时,黑獒飞跃而起,猛地撞向斯蒂兰。这时,拜萨的父亲和拉斐尔也到了。

  惊魂一刻,到此结束。斯蒂兰如木桩般“扑通”倒地,再无声息。父亲又惊又怕,急急抱起拜萨,喊他醒来。好一番折腾,拜萨终于醒了,一时间变得目光呆滞,像丢了魂。

  父亲见状,心头陡然一紧:“拜萨,你、你没事吧?”

  “有事!”拜萨狂躁跳起,乱踢乱打。拉斐尔想抱住拜萨,可拜萨目露凶光,咬牙切齿地骂:“是你害了斯蒂兰!你是凶手,我要杀了你——”

  “拜萨,别乱来,他是你的朋友!”父亲急忙制止。不料,拜萨又盯紧了父亲,阴阴地说:“那你就是凶手,是你害了斯蒂兰——”

  很快,众人明白了:拜萨疯了,是被斯蒂兰的诈尸吓疯的。躲闪之际,拜萨歇斯底里地喊叫连云港青少年癫痫病治疗着冲出门,消失在了浓浓夜色中。

  次日天亮,管家约利雇了十几个人去找拜萨,可找了整整一天,差不多翻遍了整个那不勒斯郊区也没看到他的人影。第三天,霍恩教授接到消息匆匆赶来,看着躺在棺中的斯蒂兰,止不住泪如雨下。当日中午,安葬完斯蒂兰,霍恩教授强忍悲痛,问起了拜萨的情况。拜萨的父亲重重叹了口气,一个劲地摇头:“他,他……”

  先是失去了亲爱的姐姐,又遭到极度惊吓,任谁都难以承受。霍恩皱眉想想,说:“在那不勒斯郊区,拜萨和谁的关系最好?”

  “除了家人,应该是拉斐尔。”拜萨的继母回道,“可约利问过拉斐尔,拜萨没去他那儿。约利还说,拉斐尔芷打算卖掉他的金棕榈庄园,离开这个糟糕的鬼地方。”

  “也许,拉斐尔的做法是对的。你们知道,我和拜萨研究的是生物学,但很抱歉,对斯蒂兰的不幸,我无法解释。”说到这儿,霍恩稍加思忖,接着说:“我去一趟拉斐尔家。等找到拜萨,我们再做打算吧。”

  从橡树庄园到金棕榈庄园,仅有20分钟的路程。按响门铃,拉斐尔走了出来,跟他一同走出的还有个高个中年男子。拉斐尔介绍说,男子叫库兰尼,是个房地产大亨。霍恩瞥了库兰尼一眼,问拉斐尔看没看到拜萨。拉斐尔苦闷地一摊手:没有。

  送走库兰尼和霍恩,刚关紧院门,拉斐尔不由自主地打了个激灵,定住了。

  猪圈里,发出了细碎的声响!癫疯病一般在几岁开始发?>

  莫非有偷猪贼?拉斐尔抄起根木棍,蹑手蹑脚地靠近,摸到围栏旁,搭眼一瞧,有头猪正趴在地

  拜萨满眼血丝,样子凶得吓人:“拉斐尔,请帮个忙。等它死了,我要你给它办个像样的葬礼!”

  疯了,拜萨活脱脱就是个无可救药的疯子。给猪办葬礼,听都没听说过!拉斐尔搡开拜萨正要呼救,却大张着嘴巴没喊出声。

  因为,拜萨的手里握着一把明晃晃的尖刀!

  那不勒斯郊区,共散布着大大小小18座庄园。自从庄园里去世的人接连发生骇人的诈尸事件后。已有8家主动找到房地产商库兰尼,要求低价出售。此外,拉斐尔等几个人也迫不及待地要逃离这块被魔鬼诅咒的凶地。与此同时,种种可怕的传言越传越邪乎:从古罗马建城到意大利王国吞并,每一次征战都难免大开杀戒,血流成河。毫无疑问,那不勒斯的地下就是个凶灵潜藏的魔窟,在黑暗中被封存了千年,也该重见天日了。僵尸诈尸,是凶灵向世人发出的信号:赶紧滚蛋,这儿本就不属于你们!

  那这儿属于谁?不用说,自然是属于凶灵。

  半月后的一天早晨,那不勒斯郊区各庄园的主人无一例外地接到了来自金棕榈庄园的邀请函。被邀请的,还包括橡树庄园的管家约利、房地产商库兰尼和霍恩教授。

  一走进金棕榈庄园,每一个到场的人都傻了眼——院落中央,建起了一座庄严肃穆的灵棚。音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