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伤感文章 >正文

腐烂山谷(2)探险

时间2021-07-09 来源:芙蓉国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我一边慢慢地系着鞋带,一边偷偷观察洞口的情况,那个守在洞口的僵尸仍然再不停地来回踱步,大部分时间,他都挡在通往洞口的路线上。我故意放慢了穿鞋子的速度,等待着最后冲出洞口的时机的到来。

  那个僵尸往旁边挪了挪,然后又踱步回来。来回三次之后,我已经充分了解了他踱步的频率。只要我能在他离开洞口最远的那一瞬间起跑,当我跑到洞口的时候,他就会与我叉开半步的距离,这半步的时机将决定我的生死。

  他又开始向另一边踱步了,一步,两步,三步,我深吸一口气,狠狠地系紧了我的鞋带,两腿用力地一蹬地,人整个就飞奔了起来。当我跑到那僵尸身边的时候,他刚刚发现了我的行动,由于此刻他是背对着我的,想再回过身来伸手抓我已经来不及了。正如我的计算,我们只差半步的距离。

  当我跃出洞口的那一瞬间,我还回头看了他一眼,我能看出在他那腐烂的脸上,所表现出的目瞪口呆的惊诧表情。我知道,他完全想不通,刚刚还在抱怨全身疼痛虚弱不堪的猎物,怎么突然就变成了矫健的羚羊,一瞬间就已经飞奔到了洞外。

  我拼命地跑着,不时地回头张望。洞口外是一条下坡的山路,我可以在下面看到那领头的白衣人跑出了洞口,从肢体动作上可以看出他们的懊恼与焦急。

  没命地奔跑,一刻都不敢停留,一直持续到了黄昏。我精疲力竭地倒在地上,伤口又开始痛起来了。当我想找一个背风的地方休息时,我又听到了那种熟悉的脚步声。我想爬起来逃走,但是再也没有力气了,我蜷缩着身体,躲在一块石头的后面,希望不要被发现。接着,我感到身体一阵痉挛,就昏了过去。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又躺在了那张石床上。衣服被剥了个精光。金昌治癫痫病病哪家医院好洞门大开,那个白衣人又出现了。他拿着一把刀,另外几个人端来了火盆。我感觉这就像是一个永远不会结束的噩梦,它不停地重复着,一遍,一遍,一遍,我坠入到痛苦的轮回中,永远也得不到解脱。我绝望地叫喊着,但是刀子还是插入了我的身体。

  刀子一次次地割破我的皮肤,我持续不断地昏迷,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他们不再割我的肉,但仍然没有将我松绑。每次见到他们我都会惊恐地尖叫,我开始见到幻觉,我见到了死去的父母,我见到了大学同学,他们已经做了医生,开始了美好的人生……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拿出那种用来涂抹石床的植物汁液,均匀地涂抹在了我的身上,那种刺鼻的酸味让我清醒了过来。然后他们将我松了绑,被他们从石床上抬了下来。我想这是要将我整个吃掉了吧?终于要结束了,我想。惟一让我不满的是那种刺鼻的植物汁液,难道他们喜欢这种味道的调料吗?

  被他们抬着走,山路似乎无尽无休,不知道走了多久,我远远地看见了一团篝火,一群僵尸围着那团篝火舞动着僵硬的身躯。我闭上眼睛等待着命运的安排。

  不一会儿,他们将我放了下来,示意让我自己走。我明白他们是想将我烧死,而我虚弱的身体,根本无力逃脱。我自己走向了那团火,没有丝毫犹豫。

  我已经去过我所喜欢的每个地方了,我曾拥有过普通人从没有过的自由,这就够了。

  当我迈步踏入火中的时候,他们急忙把我拖了回来。难道还有什么仪式吗?我只求你们快点,我这样想。

  就在我等他们动手的时候,我赫然发现在僵尸群中竟有一个女孩,一个没有腐烂的白净女孩,她正冲着我笑。逃羊得了羊癫疯有什么怎么治症状生的本能驱使我抓起她的手腕就跑。

  她却死死地拽住我喊:“你干嘛?”

  “逃命啊!”我喊道。

  她咯咯地笑了起来,对我说:“别跑,你要感谢他们救了你一命。”

  我没明白她的意思。她像是看出了我的想法,对我说:“这些人是你的救命恩人。”

  我环视这群僵尸,他们神情木然地围在篝火边,目不转睛地直视着我,却并不像是对我有威胁的样子,于是我走远了几步,与他们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这些僵尸见了我的动作,都不出声地笑了,我从他们的动作上,可以看出他们是在大笑,一个人甚至还笑掉了眼镜。但奇怪地是,他们笑得如此厉害,却全无一点声息。后来那个掉了眼镜的人,弯下腰捡起了眼镜。那副眼镜只剩下了一条腿,被他歪歪扭扭地戴在了那只生满脓疮的耳朵上。

  我对女孩说:“他们割我的肉,你知道吗?”

  “那是因为你被一种虫子咬了。那种虫子将卵生在你的身体里,然后它们的幼虫将从你身体里面把你吃掉。他们挖出来的,是虫卵。”

  “那强迫我吃的那种怪虫子呢?”我问。

  她说:“那是成虫,虫卵的解毒功效不如成虫。为了培育成年的虫子给你解毒,他们不惜杀掉了自己惟一的一头牛。”

  我不信,于是又走远了几步。但看他们没有追过来的意思,我也就不再想逃。

  “那你是谁?”我问她。

  她说:“我是生物学家,来这里探险考察的,我们探险队的队员都遇难了。我是他们救活的。我比你晚来了一个月。但是你半路跑了出去,又被虫湖北哪家医院检查癫痫好子咬了,所以治愈的时间反而比我晚。”

  “那为什么他们不告诉我?”

  “因为他们不会说话,他们的声带被损坏了。很久以前他们是来援助这里山村的军医。他们听说了这里的怪病之后,就自告奋勇地来了。结果他们都被那种虫子咬了,于是相继病倒,在这里村民的救助下,靠吃烤虫卵、煮成虫解毒而勉强活了下来。但是由于虫卵清理不彻底,身体就腐烂了。”

  “通过几十年的摸索,他们已经找到了通过外科手术治愈这种病的方法,但是只对刚刚感染的人有效。”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问,“为什么你知道,而我不知道。”

  她的回答很简单:“我问了。他们写字告诉我的。你问了吗?你没问,你表现得很配合,所以他们以为你什么都知道,谁知道你居然逃跑了。等再把你抓回来,你就不间断地昏迷了。”

  我傻傻地呆了一阵,然后我问那些一直呆立不动的僵尸:“真的?”

  那些僵尸一个劲儿地点头。

  我转过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突然感到很尴尬。

  我说:“谢谢大家,救了我。”

  僵尸们也都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我问:“我很感谢你们,我能替你们做些什么吗?”

  那些僵尸微笑着点了点头。

  女孩说:“他们觉得你可以通过献身,来感激他们。”

  我问:“什么叫做献身?”

  女孩淡然地一笑说:“把你烤熟吃掉。”

  我顿时冷汗就冒了出来。

癫痫病反复的发作,这是怎么回事?

  她坏笑着说:“我是在和你开玩笑,瞧你吓得那怂样。”

  周围的僵尸们无声地笑了起来。

  那个白衣僵尸在火边脱下了裹在身上的白布。

  女孩说:“他们最怕不通风的环境,否则会加速身体的腐烂。但是为了给你一个无菌的外科环境,他们拿出了仅有的布料,为了你,他的身体已经完全腐烂了。他原先是一个手段高明的军医,是一个外科专家。”

  看到他那高度腐烂的身体,我竟有些哽咽。我问:“为什么不走出去寻求帮助?”

  女孩说:“其实一开始,医疗队只有一两个军医感染。但是由于当时致病机理尚不明确,所以他们不敢回去。他们担心是传染病,害怕传给健康的人。于是他们就一直呆在这里,直到最后……直到所有人都感染了这种病。”

  听了这话,我不禁感到震惊。如果是我,可能早就跑到北京了。因为那里的医疗设备最先进,我才不会管这病是否会传染给别人,只要我能活下来,哪里会管别人的死活呢?

  像是看到了我疑惑的眼神,那军医咧着嘴笑了笑,他脸上的伤口受到挤压,滴下了几滴黄色的脓液。这无声的笑包含了太多种意味,以至于使我第一次为上面的想法感到了羞耻。

  我问:“你们家里人不知道吗?为什么不联系家人?”

  女孩说:“他们希望家里人认为他们已经死了。至少那样家里人回忆起的,还是他们原先的面容。他们不想被人看到自己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转过头,看着那个外科医生。他神情黯然。他们牺牲的不只是自己的身体,也是自己的前途,自己的家庭,自己的整个人生。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