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诗歌大全 >正文

请等我再长大一点纪实

时间2021-07-09 来源:芙蓉国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让人上瘾的蛋包饭

  日本冲绳岛上的阳光之家,收留无家可归的孩子。大多数会被好心人领养,最远的去到了大西洋岸边的英国,还有一些孩子成年之后离开阳光之家,做各种各样的工作。

  阳光之家的孩子都有一个编号,编号0179的棕子,12岁那年出逃,她在秋天跳上一艘轮船,一路逃过检票,去了一个北方的城市,冬天,被警察送回来了。

  回来之后棕子就不愿再说话。她常年用一种廉价的小饼干做主食,吃饭的时候把饼干捣碎,浇上牛奶,用勺子吃。偶尔棕子的脾气很暴躁,把整个花园里的花儿都拔掉了,还会欺负小一点的孩子,用牙齿狠狠咬人。阳光之家里的孩子,没有人愿意和棕子成为朋友,他们惧怕棕子,离她远远的。

  第二年秋天,阳光之家来了一个男人,他长得很高大,站在棕子面前像一棵树,他姓藤野,是个在日本长大的中国人,话很少,总是笑呵呵的,大家都叫他好好先生。藤野先生在阳光之家住下来,他住在最角落的单独一间房,晚上在阳光之家巡逻,白天给孩子们上课,修补玩具。藤野先生还会做好吃的蛋包饭,孩子们都爱吃。

  只有棕子不喜欢藤野先生,因为忌妒他的蛋包饭轻易收获那么多人心。

  她不甘心,摔坏大家的玩具,去拔没有开花的玫瑰苗,丢掉食物。这一次棕子不再得到宽恕,被关进小房子里,大人们说要饿上两三天才能让她出来。棕子在小房间里又踢又叫,没有人理她,累了就躺在地上睡觉。到了晚上,棕子饿醒了,她趴在小房子的窗口上看月亮,看见藤野先生从月光中走过来,一直走到窗口边上,对她笑。

  藤野先生比了一个嘘的手势,像变魔术般从身后端出一个碟子,上面是还冒着热气的蛋包饭。棕子有点惊讶,武汉治癫痫病的医院是哪家但她还是骄傲地撇过头说:“我不吃。”

  “不要生气了。”藤野先生很温和地说,“有一本故事书了里说,不听话的人,半夜老鼠会爬到她的脸上咬掉她的鼻子。”

  “如果你把饭吃了,晚上我就在这里陪你,赶走老鼠。”藤野先生又说。棕子半信半疑,把蛋包饭吃完,藤野先生果然陪了她一个晚上,他们隔着小小的窗户,都不说话。藤野先生会吹口哨,他吹了一首欢乐颂。

  棕子承认,蛋包饭很美味,而且会让人上瘾。

  请等我再长大一点

  棕子和藤野先生成为了朋友。

  藤野先生每个月会去一趟东京,回来的时候,他会给阳光之家的孩子们带各种小礼物。他给棕子带了一把口琴。晚上两个人坐在院子里看星星,在花丛中间,还有萤火虫星星点点的光亮。棕子用藤野先生送的口琴吹歌曲,她吹得很难听,但藤野先生总是用力拍着手掌。棕子就咯咯笑起来。

  有一个周末,棕子哀求藤野先生带她去游乐园。棕子哀求着院长,院长看在藤野先生的面上,最后答应了。

  藤野先生带着棕子去了游乐园,她坐了海盗船,玩了云霄飞车。藤野先生说他恐高,只在下面看着棕子玩。从云霄飞车下来时,藤野先生去买冰激凌给棕子吃。

  那一刻,棕子很想逃跑。她计划很久了,让藤野先生带她出门也是计划之一,她不想呆在阳光之家,她一直都想逃,再过一个小时,轮船就要驶离冲绳岛。

  游乐园的大门在左边,只要棕子跑出去,她就可以消失在人群中,再也不被人找到。可是棕子看着藤野先生的背影,她舍不得走了。

  一年后,棕子16岁。阳光之家有个规定,到了16得了癫痫会有哪些危害岁要被送往四国地区,阳光之家里的教育已经无法满足孩子们。

  棕子要被送走了,离开是她多年来期望的事情,但此刻她却十分不舍。

  离开的前一天,棕子和藤野先生像往常一样坐在院子里,那天晚上没有星星,萤火虫也不知道躲去了哪里。棕子的口琴已经吹得很好了,她能吹出一首完整的欢乐颂。她吹给藤野先生听,还没吹完,棕子就哭了。

  藤野先生伸手过来擦掉棕子的眼泪,棕子突然抓住他的手,她把他温热的手放到自己的脸上,然后一点点往下移,她把藤野先生的手放到自己未完全发育的乳房上说:“你等我再长大一点好吗?”

  藤野先生把手抽回来,他在黑暗中把棕子轻轻地抱在怀里,又松开,是个安慰的怀抱。

  藤野先生在黑暗中打着打火机,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火光对着相片上笑容温暖美丽的女子说:“她是我的恋人,我们相恋十年了,在你遇上的我年纪,我们相遇,我很爱她。迟早我会去中国找她。”

  不被知道的过去

  叫棕子的女生,是个日本人。她来中国四年了。

  16岁以前棕子的人生,鲜少人知道。他们都以为棕子有一个完满的家庭,有一个快乐的童年,因为在她的脸上看不到悲伤。

  20岁的棕子,看起来一脸明媚,她会对每一个人笑,熟悉或者陌生的,她都保持着标准的笑容。20岁的棕子在我家的日式快餐店工作,她做的蛋包饭远近驰名,许多人都慕名前来品尝,每个吃过蛋包饭的人都会记住棕子,那个笑起来很快乐的女生。

  可是我觉得棕子不快乐,我是店主的儿子阿南,我复读两年了,这一次如果考不上大学我就要去修理厂学修车。

哪些中药可治疗癫痫

  “只有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才能做好不是吗?像你喜欢的蛋包饭一样。”我对棕子说。我们年纪相仿,有许多话题,常常在小店打烊之后,坐在一张狼藉的餐桌前谈话。我不开心时总会找棕子诉苦,棕子是个很好的听众,从不发表任何意见。

  我也是唯一知道棕子故事的人,棕子把所有的故事都告诉了我,我知道棕子曾经呆的冲绳岛阳光之家,知道好好先生藤野,还知道棕子的口袋里放着一张照片,一张被揉得很旧的拍立得相纸,是棕子和一个男子的合照,不算年轻,短短的头发,干净腼腆的笑容,也不算帅气,还有一对招风耳。

  我奶奶是日本人,我见过奶奶的照片,年轻时的黑白照,穿着和服盘起头发,安静的神情和棕子有点相像。我喜欢棕子,而且下定决心要让棕子忘掉照片上的男子。我知道棕子每个月都会去一次当地的福利院,免费给那里的孩子们做蛋包饭,和他们玩游戏。

  但棕子也有我不知道的秘密。每个月都那么几天,棕子会向我的父母请假,然后背着行李包去某个地方,她买了长途车票,一去就是三天。

  这三天是我最坐立不安的日子,棕子是追随藤野先生来中国的,我害怕棕子找到藤野先生,一去不返。为了终结这种不安感,我决定等棕子回来,就对她表白。

  后来的棕子

  这一次,棕子没有回来。

  我终于考上了大学,去了另一个城市读书。学校里有女生对我表白,但我没有动心,是的,我还在想念着棕子。

  最后一次谈话,棕子对我说:“难道你想一辈子呆在修车厂修车吗?外面的世界那么好,你不去看一看,会很遗憾。”

  没课时,我喜欢骑着自行车在城市里到处转。有一天怎么检查癫痫,我遇见了棕子照片上的男人,多么巧,我遇见了那个男人,藤野先生,他结婚了,妻子是一个陌生的女人,两人很般配。我想那就是藤野对棕子提过的女子吧。

  藤野先生比照片上老了一些,但我还是认出了他,因为那张照片是棕子唯一留下来的东西,我一直保存着,随身携带。我想过把照片上的男子剪下来,可是我最后没那么做,我要把照片丝毫不损地还给棕子。

  “这些年来,你有没有见过棕子?”我问藤野。

  “抱歉,我早已失去了她的联系,五年前她从那里逃出去,没有人再见过她。”藤野说。

  “她逃出来?”我惊讶。

  接下来,藤野对我说的话,更让人惊讶。他说他和棕子根本不熟,也不是棕子所说的“好好先生”,那张照片,是当时他在冲绳岛做义工时和小朋友们一起拍的,他同每个小朋友都单独拍了一张,每个人都有。

  “你知道棕子为什么一直想逃吗?”藤野先生说着,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她这里不好,她有幻想症和遗忘症。棕子是个可怜的女孩,在一次车祸中,父母双亡,她是唯一幸存下来的人,脑子留下了后遗症,去到冲绳阳光之家后,她害怕忘记成长的地方,她是在中国出生的,她想到要回来。”

  我已经不清楚,到底哪些才是棕子的故事,哪些是真实的,哪些是棕子幻想出来告诉我的。但那已经不重要,棕子就是棕子,不管是幻想中的,还是现实里的棕子都那么美好。

  她努力想要被爱,努力想要去爱。

  我相信我会再遇见棕子,见面之时,我一定对棕子说:“嘿,我是被你遗忘的好好先生,我爱你,那么多年。”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