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散文精选 >正文

谢谢你转身离去的背影纪实

时间2021-07-09 来源:芙蓉国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那一年,龚勇在长沙一家广告公司上班,他业绩不错却不引人注目。因为他不善言谈,以至于大家都以为他高傲得要命,根本不愿意说话。

  蔡玲玲来的那天,公司里一群剩男们争先恐后地大献殷勤。像这样的事,龚勇总要比别人慢上半拍。例如,前段时间流感闹得沸沸扬扬,公司里很多同事发高烧,他却安然无恙。待流感的风潮渐渐退去,有冬日暖阳时,他才莫名其妙地患上这样的病症。由此可见,对于龚勇来说,就连感冒都是姗姗来迟。

  龚勇站在那里,看到公司里几个男的在围着蔡玲玲转,就悄悄问同事东皮:“东皮,这个大客户是谁呀!怎么这么多人围着她?”

  东皮惊诧道:“啊!你小子是真迷糊还是装迷糊?消息这么不灵通?那是新来的同事,叫蔡玲玲。”

  龚勇当即讷讷地说不出话来。

  本来每天晚上,龚勇都会在公司呆到十点钟才回家。相比于出租屋空旷而凌乱的寂寞,他更愿意选择写字楼里蓝色格子间大海般的寂寞。可自从蔡玲玲来了以后,她成了走得最晚的人。

  每到晚上八点钟,蔡玲玲就会叫上龚勇一起去楼下的北方饺子馆吃饺子。她喜欢讲家乡西安的饺子宴,描述那种叫玉珍珠的小饺子如何被从茶壶里倒出来。吃完饭,她常常说,一起爬楼吧,刚吃完饭就坐下会长成大肚婆。于是两人慢慢地一级一级地走上六楼。湖南癫痫那家医院好

  蔡玲玲会孩子气地问一些可笑的话,比如你是不是觉得不说话很快乐?如果真的很快乐,你别闷着一个人享受,快告诉我。

  跟蔡玲玲在一起有一种非成人世界的轻松与有趣,不用担心自己说错话,也不必担心被笑话。晚上十点钟,两人起身离开公司。渐渐地,龚勇习惯了每天晚上在海一样的格子间里游着两条鱼。

  一天晚上,九点多钟,蔡玲玲走到龚勇的格子间前,闲谈了一会儿,突然,说:“哎,我发现你该找个女朋友才是。”

  听了这句话,龚勇的心慌得要命,“咚咚”跳着的声音像安塞腰鼓一样响亮,他认为这是蔡玲玲在向他暗示什么。

  从此,龚勇觉得自己和蔡玲玲之间有了一个美好的秘密。

  因为这个秘密,龚勇感觉自己与蔡玲玲是亲近的。他愿意被她影响和左右,接受她的生活与工作方式。他试着跟她学习,用轻松幽默的方式与别人交流。大家开始主动与他说话,午餐时也有人跑到他的桌子旁坐,有女同事还约他一起去逛街。他跟蔡玲玲说:“原来这些过去我觉得恶俗不堪的活动,其实很有趣呢。”

  蔡玲玲笑他不食人间烟火,说:“其实啊,一个人越平凡越从众就越快乐,没必要把自己搞得太孤独太特立独行。”

  工作中遇到不顺心的事,龚勇喜欢跟蔡玲玲讲。她总告诉他,江苏什么医院看癫痫好不要用自己狭隘的心思去想别人,也不要把自尊看得太重。人与人的交往需要宽容和忍耐,你忍耐了别人,别人才会乐于忍耐你。毕竟,世界是属于大家的,不是某个人的。

  蔡玲玲的话在龚勇面前打开了另外一扇门,他试着把所有人都往好里想,结果真的发现,每个人都是好的,那些所谓的令人讨厌的习惯全部可以理解,并且瑕不掩瑜。

  在蔡玲玲的影响下,龚勇变得开朗而快乐。

  周末的一天,公司组织游戏活动——羽毛球男女对抗赛,龚勇和蔡玲玲分在一组。龚勇赢了,按游戏规则,蔡玲玲要拿糖果喂他。蔡玲玲剥出一颗心状的糖果放在龚勇嘴里,说:“瞧,我把心给你了。”

  旁边的同事起哄笑了。龚勇心里像揣了一只小鹿。那是蔡玲玲的爱情告白,龚勇以为。

  一个月后,龚勇过生日,他决定开个小型派对,庆祝自己人生的转变。除了东皮几个好友外,他特意邀请了蔡玲玲。

  蔡玲玲笑盈盈地答应了,还说会带个朋友来。

  那天晚上,龚勇穿着一套帅气的西服,整个人都变了。他想如果有可能的话,今晚就向蔡玲玲求婚。

  蔡玲玲几乎是最后一个到来的客人,她果真不是一个人来的,她的旁边站着一个穿白衬衣牛仔裤的男孩子。蔡玲玲介绍说这是她的男朋友。

广西癫痫病专治医院   龚勇当场就愣在了那里。一种上当受骗的耻辱感将他的理智彻底摧毁了。他一把抓过蔡玲玲的礼物,用尽全身力气将它摔在地上,然后指着蔡玲玲的鼻子说:“你走,你走!这儿不欢迎你!”

  蔡玲玲顿时满面通红,窘迫地站在那里。

  四周一片寂静,大家小心翼翼地看着两人,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如何劝解。

  蔡玲玲的男朋友此时发怒了,吼道:“你什么意思?我们好心来参加你的生日派对,你就是这样欢迎我们的?”

  龚勇盯着那个男孩子,一字一句地说道:“听着,你是我最不受欢迎的人,你给我滚!”

  那个男孩子彻底愤怒了,一拳结结实实打在了龚勇的额头上。在蔡玲玲的尖叫声中,丧失了理智的龚勇和她的男朋友打成了一团。最后,在东皮和众人的拉扯下,两人才狼狈分开,却已经是血流满面,衣衫撕裂。

  蔡玲玲扶着男朋友离去时,哭着说了一句话:“对不起,其实我一直把你当普通朋友。”

  龚勇的眼睛受伤了,他模糊地看到了蔡玲玲离去的背影,却清晰地听到了蔡玲玲说的那句话。那句话像一只冰冷的巴掌带着凛冽的寒风抽到了他的脸上,他突然感到心很疼很疼。

  那天晚上,龚勇喝醉了,东皮什么时候把他送到出租屋的床板上,他不知道。第二天醒来的杭州治癫痫的正规医院时候,他看到手机上有二十个未接电话,都是蔡玲玲拨打的。还有三条同样内容的短信:“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如果你想恨我就恨吧,但请一定珍重自己,爱你自己。愿你重新快乐起来。你的朋友蔡玲玲。”

  龚勇随手就把这些短信全部删除了。

  接下来的一星期时间,龚勇没有去公司上班,而是请了“病假”。待到他重新来到公司时,蔡玲玲即将结婚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公司。

  龚勇保持了沉默,他安静地坐在格子间里,默默地想着自己的心事。

  蔡玲玲结婚那天,龚勇去了公司旁边的一条小吃街。而在城北一家豪华的酒店里,人声鼎沸,蔡玲玲幸福地接受着众人的新婚祝福。

  在小吃街的一家小店里,龚勇喝得酩酊大醉。脱离了那个熟悉的、清晰的世界,他终于有了一股勇气,可以在细雨迷离的大街上狂喊:“蔡玲玲,我爱你!蔡玲玲,我是真的喜欢你呀!”

  可这又能怎样?已经改变不了事实了。

  一个月后,龚勇辞职去了广州。再后来,当他明白真正的爱情,并为之勇敢追逐时,才明白,这些年少必经的事,他必须并且只能用一种坦然缅怀的方式去珍惜。

  龚勇新婚的前夜,他给蔡玲玲发了一条短信,短信只有一句话:“谢谢你转身离去的背影。”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