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散文精选 >正文

言情小说《我用一生来爱你》文学小说www.hlmsw.cn,豆花之歌

时间2021-04-05 来源:芙蓉国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政治课上依依用手托着将要栽下去的头,喃喃地嘟嚷着,这鬼天气怎么这么好啊,让人瞌睡的这么厉害,依依用力睁开看看初春的太阳,千万缕阳光洒下来,洒在校园的每一棵梧桐树上,树荫下,一个穿着白色上衣,斜挎一个蓝色NIKE挎包的男孩站在那儿,

“蓝色NIKE挎包?”依依自言自语一句,又用手用力揉揉眼睛,仿佛又在校园中发现了一块新大陆似的。

没错,就是蓝色NIKE挎包,依依慌忙拍了拍正在和周公打架的同桌小安。

你烦啊,这么好的天儿有让人睡,你有点善心好不好,小安睁开眼横了横依依。

不是啊,你快看啊,我看到苏培培了。

苏培培怎么了啊,苏培培?在哪里?小安一下子直起身子,探身向外望去。

依依嘴一撇,表示对小安花痴行为的不屑一顾,然后就听见耳边小安花痴的声音,小培今天好帅呀,小培挎包好看,小培在那干什么呢,小培不会是在等我吧,小培要是我男朋友多好。

依依无奈地摇摇头,然后开始安静下来想小培的以前。

小培在高一年级时曾和自己是同斑,并且还是前后位,那时小培并不出众,天天一落邋样,背个吉它,骑着单车,把哨子北京治疗癫痫病好的药物吹的满校园回荡,但小培最让她佩服的一点是他的成绩,他可以天天趴在位子上睡大觉,然后在考前学一个星期他就能考出让每个老师都吃惊的分数,所以老师对他很放纵,还有他自己也很放纵自己。

那里小培说他有个最好的异性朋友,就是自己,他是多么幸福啊,差一点做他的女朋友了,可现在,因为自己在高一留了一级,他已高二了,不在一个班,联系慢慢少了,现在还剩下相遇时打了一声招呼……想到这里,依依不禁有些失落,或时间已过了这么久,依依自己心如止水,波澜不惊了。

太阳已经被学校西边山坡吞掉了大半个,依依收拾好课本向画室走去。

兰湖二中校园的法国梧桐永远都是这么高大,依依抚摸了树干,梧桐经过一个冬天的霜打,显得格外苍苍,一棵一棵的站着,像一个个孤独的才人,依依缩了缩脖子,日落后的天气还是很冷的。

依信整整校服的衣领,吱的一声推开画室的门,呵,想不到今天来这儿的人还不少呢,依依捏手捏脚地走向自己的位子,生怕弄出声响打破这份特有的宁静。她小心把画板来、夹在画架上,铺上一张素描纸,对日光灯下的石膏像打量一番,2B铅笔就在纸上舞动了起来,画室里格外的静,只剩下笔尖在纸上沙沙的声音,听着让人心醉。

石家庄癫痫病哪个医院好

吱——的一声,门又打开,依依吃了一惊,差点把笔尖弄断,依依看了看声音的罪魁祸首,这一看却又吃了一惊,小培怎么出会来这儿,他也会画画?

小培也看到了依依,向她走过来,停在她的旁边,麻利的支开画架,夹上画板,铺上素描纸,一走串的动作一气呵成优雅而利索,然后转过头来,对依依笑了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嗨,你好啊,依依。依依对着他做了个个不要出声的手势,然后低下头继续画起来,谁也没有注意到依依脸上那一抹红,小培笑着摇摇头,也开始专心画起来。

依依已经是高一下半期了,当前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文理分科,还记得去掉这个时候,她就天天和小培商讨分科的事,小培文理都很好,总是说到时候我就投硬币,正面报文反面报理,而自己理科一踏糊涂,只能选择文,后来不知道小培投没投硬币,反正报了文,这让自己高兴了很长时间,可现在,自己却留了级,但她却很留意小培的成绩,所以每次学位考试完贴出光荣榜后,依依总是先去二年级那边看榜,看着看着就笑了,因为小培总在里面。

画室里的人已走的差不多了,小培的画已经完成,他轻轻的碰碰依依,你看我的画还好吧,依依看了看小培的画确实很好,几乎完美,可他的画似乎在哪儿见过呢,依依用力的回忆着。

能不能通过手术治好癫痫病

喂,你怎么不说话,到底好不好,小培又问了一句。

依依点点头,恩,好,很好看。

那就好,小培拿过他的画,在图纸的右下角签上北辰对依依说声再见后,拿起画板出去了。

北辰,北辰,他就是北辰。依依打开窗户,外面下起了毛毛雨,小培用衣服护着画板,消失在法国梧桐的尽头。

依依躺在床上,翻来复去的睡不着,搂着同铺的小安

喂,你说世上有很完美的人吗,小安

小安推推她,去,是猛鬼上身了?还是红楼梦看多了?,依依嘿嘿地笑笑,我说小培呢,他原来就是北辰。小安呼啦一下子坐了起来,什么,他是北辰,哦,天啊,本小姐明天就去追他,追不到他我就枉活17年了。小安一幅不到黄河不死心的表情,依依不说话,小安又躺下来说,依依呀,你以前不是和他关系很好吗,你帮帮我吧,我真的好喜欢他,我是你姐姐啊,我请客好不好。

依依突然感觉酸酸的,姐姐,那个小子不行的,只会拈花惹草。

小安没听出中间的味道来,继续说:妹妹,你放心,我会让他爱上我的,依依一滴眼泪滴到枕头上然后点了点头:好。

春天果贵阳癫痫病专科医院然是一个让人困倦的季节,小培又起晚了,没吃早饭就蹬一单车飞也似的住教室赶,可奔到教学楼下还是被教导处的老师记住了名字,小培揉着空荡荡的肚子坐到位子上,手插进抽里措书,奇怪的是竟然摸出一包牛奶和一个面包,小培偷偷问了问同桌是谁的,同桌告诉他是一位长的很漂亮的妹妹送你的,小培听后二话没说三下五去二的消灭了食物,然后就被老师拉出去罚站了一节,站在外面,小培并不有反思,他满脑子就想一个问题,那包牛奶里有没有毒。

此时,小安正在教室里高兴呢,因为刚才她收到一条短信,小培已经吃完了东西,今天早上他刚好没吃东西。

下午的阳光依然明媚,依依拉着小安的手在校园漫无目地的来回逛,不可否认,她俩在兰湖二中也是许多男生心目中的公主,可那些男生长的实在不敢恭维……

远远的,小培走了过来,依依拍拍小安说这可是一个很好的见面机会,好好表现吧。

小安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心跳,紧张的看着小培一步步近,近了,更近了,小安仿佛看到他对自己微笑,小安伸出手,小培也伸出手,小安正想和他握手向他介绍自己,可在下一秒,小培的手温柔的拍了拍依依的头说依依,晚上去画室好吗,依依每天都会去画室的,所以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