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经典语句 >正文

原来他一直在身后文学常识www.hlmsw.cn,百思特炒冰机

时间2021-04-05 来源:芙蓉国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宋小北,有人找。”门口传来同学的喊声。

“噢,知道了。”宋小北随口应着,从座位上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裙摆。手中玩着垂下来的长发,一边朝门口走一边皱眉想着穿裙子就是麻烦。在昨天以前宋小北还是一身T恤配短裤的假小子,头发也是高高地扎起来的马尾。她之所以改变这么大,是因为受刺激了。至于这刺激就说来话长了。

她以为找她的是死党许明阳,不紧不慢地走过去一看惊了一跳,原来是那个“刺激”。

“刺激”穿着一身白色的运动服,帅得闪到了宋小北的眼。

“刺激”叫陈旭,是宋小北隔壁班高二四班的班长,长得帅,学习又好。宋小北明里暗里地表白了五次都以失败告终,而且最丢脸的是,许明阳从头见证到尾。之后宋小北狠狠地哭了一场,一跺脚准备做淑女,等着别人来追她。于是许明阳就当仁不让的做了监督她的人。许明阳和宋小北住在同一个小区,两人一起上小学,一起上初中,如今再一起上高中,革命友情相当坚固。许明阳长了一双桃花眼,乌泱泱地招了一帮女生,但独独没对宋小北下手。按许明阳的话说,不是兔子傲娇不吃窝边草,而是窝边草的质量不好,吃了怕坏肚子。

可能桃花运都让许明阳揽走了,宋小北这里别说桃花了,可能桃树都还没种出来呢。所以看到陈旭来找她,惊了一跳还是轻的。

陈旭递给她一本绿色的笔记本:“我昨天在操场上捡到的,你看是你的吗?”

宋小北一看上面那古怪的花纹就知道是许明阳的,不知道这个陈旭怎么会找到她。

上午宋小北有一节体育课,学校规定体育课要穿宽松的夏季校服,宋小北乐得把裙子换了。

校服是白色的,操场上的同学们便成了一群小白羊。许明阳坐在看台上看着这群羊,不,是看着其中的一只。那只羊好像察觉了,向台上望过来。许明阳甚至都想到了她的表情,肯定是羊眼瞪成了牛眼。他不由得勾起嘴角,笑了起来。

宋小北在操场上机械地做着仰卧起坐,给她压腿的同学正好挡上许明阳。一坐起来,她便能看到许明阳冒出个头。宋小北朝天翻了个白眼,这家伙不上课吗?每次宋小北上体育课许明阳准会翘课跑来操场,他说他不喜欢给他上课的语文老师。有时他一个人打打篮球,有时坐在看台上吹风或躺着睡觉。每回都带两罐可乐,自己喝一罐,体育课课间休息时给宋小北一罐。宋小北可不感激他,许明阳说,学校超市一罐卖三块,两罐卖五块,喝两罐太撑,买一罐超市又太占便宜,于是剩下的那罐便赏给她了。宋小北不是没猜过许明阳喜欢她,但是她觉得自己太普通,可能性不大。每天看着这么一个帅哥,宋小北觉得看天津去哪里治疗癫痫久了自己心脏受不了,还是赶紧找一个收入囊中,平衡平衡青春期的荷尔蒙。

好不容易捱到休息时间,宋小北嘻嘻笑着跑到许明阳身边:“阳阳~阳阳~”

“哇,你吃错药啦?还是没吃药啊?”许明阳浑身一哆嗦跳了起来。

“陈旭捡到了你的笔记本,他给了我。”宋小北笑得一脸谄媚。

“陈旭?呵,所以呢?”许明阳的脸一下子拉了下来。

“我说是我的,然后请他吃午饭表示感谢。所以,你懂得,保密,保密哦。”宋小北拉着许明阳的衣角,小心地晃了晃。

许明阳黑着脸,一把拍开宋小北的爪子:“我不同意。”

“为什么?!”

“大小姐,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吧?跟陈旭吃饭?第一次,你给他写情书人家看都没看直接扔垃圾桶了。第二次,你在男生宿舍楼下摆蜡烛表白,可是那天下了大雨。第三次,图书馆制造‘偶遇’,撞了人家两次,弄散了一排书,结果呢?第四次……唔唔……”

宋小北跳上一级台阶直接捂上了许明阳的嘴:“我告诉你许明阳,本小姐去定了!”说完就跑了。

看着宋小北蹦蹦跳跳离去的背影,许明阳的胸口有些闷。他捏起拳头,冲着那个快要跑进教学楼的丫头大喊:“我也要去!”

学校食堂二楼。

宋小北又换上了那件裙子,一脸崇拜地看着对面闷头吃饭的陈旭。她小心地理了理头发,绞尽脑汁地想话题。

她求救地向坐在对面桌上的许明阳挤眼睛。许明阳假装没看到,继续与坐在他旁边的MM聊天,MM笑得像花儿一样。宋小北一掌拍在自己脑门上,为什么他的异性缘这么好,而自己却……却……唉。

“你期末考试准备的怎么样了?”宋小北想了半天小心翼翼抛出这个话题。对面的许明阳扯了扯嘴角。

陈旭:“还好。”

宋小北一下又卡壳了。默默地吃了两口饭,“你今天的运动服很好看。” 许明阳正喝着水一听这话差点喷出来。

陈旭:“噢,谢谢。”

宋小北想,嗯,三个字了比刚才有进步!顿了顿,清清嗓子:“你,你,每餐饭都来这个食堂吃吗?”唉,宋小北本来想问他有没有女朋友,一开口愣是改成了这个,可是这所高中很小,就这一个食堂……糗大了。

果然埋头吃饭的陈旭抬起了头,笑着看着她:“是,只要吃饭都会来。”

宋小北在心里画着圈鄙视自己,许明阳马上就要见证第六次失败了么?

陈旭看她低着头不说话,在食堂的灯下齐齐的刘海垂河南治癫痫病专科医院下来有一抹柔和的光泽。陈旭微笑着:“你好像变了好多。”

是变蠢了吗?宋小北都快把头埋到衣服里了。呜呜,好不容易请他吃饭却留下了这样的印象。

这个场景落在别人眼里却是另一番光景。许明阳眯着眼睛看着对面这两个人,陈旭欣赏宋小北,宋小北好像很害羞?!许明阳身边的MM突然感觉到一阵寒意。看着宋小北红着的脸,许明阳把筷子一扔,大步出去了。

许明阳跑到操场上打篮球发泄,出了一身汗。他偷偷找过陈旭。告诉他宋小北有多么喜欢他,希望他不要再躲着她了。明明一切都按部就班地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了,为什么自己还是这么别扭?是的,他喜欢宋小北,从小就很喜欢。

投篮、投篮再投篮,直到全身大汗淋漓,没有了力气。他慢慢走回了教室,他在二班,宋小北在三班,所以他也不怕这个样子被宋小北看见。他坐在座位上习惯性地找自己的绿皮笔记本。找了三遍,连同桌的书桌都找了还是没找到。突然他想起了宋小北说的话,陈旭捡到了一个笔记本……在她那里!许明阳“霍”地一下站了起来。不顾周围同学诧异的眼光就冲了出去。

许明阳跑到三班宋小北的桌子上翻了半天都没看到自己的那本笔记本。他有点着急:“宋小北呢?”

“宋小北跟陈大帅哥去校公园了。”之前蛮喜欢他的那个三班班花笑着对他说。去公园了?许明阳苦笑了一下,看都没看她,转头就走了。

“喂!”娇滴滴的班花恨恨地一咬牙。

宋小北此时正独自一个人在校公园里发呆。刚才陈旭说的话像一颗炸弹,她半天都没缓过神来。他说:“我们接触不多,你确定你是喜欢我的吗?许明阳找过我,跟我说了挺多的。他劝我和你在一起。看得出来,他很喜欢你。你应该仔细想想。”

他真的是喜欢我的吗?可是他身边有那么多女孩喜欢他,怎么可能?可是每天上学放学都是两个人一起走,他从来没有陪别的女孩走过。超市里卖的可乐明明早就没有五块钱两瓶的促销了,可是每次体育课他还是带两瓶来。对,还有每次宁愿翘课都要来体育课上陪着她……宋小北越想心跳越快,拿起书包想离开。谁知书包的拉链没有拉严,“啪”地一声掉出了那本笔记本。风“哗哗”地翻了笔记本好几页,宋小北就那样定定地看着,那本绿色的笔记本,是许明阳的,但是上面的每一页都写满了一个名字“宋小北”。

宋小北想起去年冬天她和他在小区里堆雪人,她冻病了,他给她买了好多好吃的东西,美名曰:请罪。她胖了一圈,他却瘦了一圈。想起每次考试考惨了的时候,他总是一脸我更惨的表情,最后,好好的一个考试反省变成了比谁更惨……六安治疗癫痫哪家好?p>

原来他一直在身后。

这小子,藏得很深嘛!

宋小北看着远远跑过来的许明阳,心跳慢慢回归轨道,笑得一脸奸诈。

宋小北捡起笔记本扔给许明阳:“还你。”

许明阳看了看宋小北,再看看宋小北手里沾上土的可怜兮兮的笔记本,原本自由出入花丛三寸不烂的舌头突然找不着音节了。许明阳手不知道放在哪里,只是用那双好看的桃花眼一眨不眨地看着宋小北。

宋小北觉得今天许明阳的桃花眼分外的亮,心里突然不自在起来。宋小北偏开眼神,把笔记本丢到许明阳怀里,说:“好啦,笔记本的作用发挥完了。还你。”宋小北登登地跑走了。

许明阳抱着怀里的笔记本看着夕阳下宋小北跑得长发一飘一飘的,他的心也一飘一飘的。这笔记本她是看了?还是看了?还是看了?

晚自习许明阳盯着手里转的欢快的笔,心里一直纠结着这个问题。傍晚她的表现似乎很正常又似乎很不正常,那到底是看了还是没看呢?同桌看了看许明阳,从兜里摸出一枚硬币拍在了桌子上。许明阳看着同桌眉毛乱跳的暗示,笑了笑。讲台上看自习的老头埋在高高的作业本里,一缕银白色的卷发还调皮地翘着。许明阳向同桌打了个多谢的手势,捞起硬币就抛了上去。

9点了,还有半个小时就放晚自习了。宋小北写完了化学卷子,甩了甩酸疼的手,一扭头就看见班级后门玻璃上趴着许明阳的俊脸。宋小北瞪大了眼睛,他不会连晚自习也敢翘吧?

许明阳回了个无奈地表情。他有什么办法,谁让那枚硬币滴溜溜地跑了出去,他又死想知道答案,追出去后才发现自己已经在讲台边上了。老师的狮子吼和让他出去罚站他都不在意,只是那枚硬币看不到了有些遗憾。

宋小北看着许明阳的表情突然好想笑。自从知道他喜欢她,她的心里好像住了一只小猫,猫软软的毛蹭得她心里也软软的。宋小北单手托着头看着许明阳,扯了扯嘴角。许明阳看着宋小北诡异的笑,全身汗毛一抖,感到了丝丝凉意。

宋小北从来不知道被人喜欢的感觉竟然是这样的。连和平常一样的下晚自习回家都让她走出点不一样的味道来。宋小北看着灯光和月光下两人一高一矮的影子,心里怪怪的。

“明阳!”远处一个红衣女孩跑了过来。

“啊……”许明阳偷偷看了一眼宋小北,见她没什么反应,心里也不知是失望还是无奈。双手插在口袋里,向着那女孩走去。

宋小北站在原地愣住了,以前也不是没有女孩子这样在半路跑过来。但是这一次怎么……宋小北嘟着嘴一双眼睛从那女孩的脸上扫了扫,又移到胸,又转战辽宁癫痫病的治好费用多少女孩子的腿,最后宋小北叹了口气,跺跺脚跑了。

许明阳和那女孩子说了两句话转头一看,宋小北已经不见了。

宋小北躲起来了。至少是在躲他。许明阳揉揉头,不知道怎么办。他已经一个暑假没有见过宋小北了。每次他去找她,她总是“不在”。许明阳开始有些慌了,难道她真的恋爱了?

他的绿皮笔记本边上又多了一个厚厚的本子。

高三了,一切都繁忙起来。试卷雪片一样漫天飞,许明阳从书本堆里探出头来准备出去透透气。

高三三班里似乎出了什么事,闹闹哄哄的。许明阳看着围了三圈的黑脑袋,烦躁地皱了皱眉。

“你放开我!”这个声音很小,甚至很快就被看热闹的同学的交谈声淹没,但是许明阳不淡定了。因为这个声音是宋小北的。

许明阳从来不知道自己这么想念这个声音。他拨开人群,看到宋小北坐在地上眼泪一颗一颗地掉下来。

“老师来了!”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

许明阳想把宋小北拉起来,宋小北却红着眼睛看了他一眼,指了指脚腕。许明阳皱了皱眉,他已经瞥到教导主任咖啡色的西服了。许明阳一把抱起宋小北就跑。等到刚才还找茬打架的班花和教导主任反应过来,许明阳早已经跑得没影了。

许明阳把宋小北抱到了医务室,抹了药膏的宋小北还是抽抽搭搭地。医务室是白色系为主,许明阳这才注意到宋小北穿了一条红色的裙子。“怎么穿成这个样子?他让你穿的?”许明阳咬牙切齿地想起了陈旭。

宋小北疑惑地抬头看他,狠狠地吸了吸鼻子:“我没和他在一起。这裙子,我以为,你会喜欢。”

许明阳呆住了,静静的医务室,他只听到了自己的心跳。

从小到大十几年宋小北一直在他伸手可及的地方,她总是大大咧咧地笑,不温柔还有些霸道,但她就是这样侵占了他的心,一住就是许多年。许明阳看着她低着的头,眼泪冲的脸上一道一道的,十足十成了小花猫,可怜兮兮的样子让他心疼。

许明阳一屁股坐在宋小北边上,扳过她的头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许明阳柔声道:“别哭了。”

“我不。”

“别哭了。”

“就不。”

“跟你说正事……”

“说。”

“你在我心里住了这么多年,该交房租了吧?”

“啊?”

医务室外的走廊撒满了金色的阳光,许明阳低下头吻住了宋小北。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