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心情日记 >正文

五一随笔500字:冬天里的夏天

时间2019-10-12 来源:芙蓉国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最最无法忍受的是顾东这个人暴纵、轻视财物。雾色飘渺的城市你总能看见他花天酒地的影迹。

  当然啦,作为一个其实赚钱也很厉害的出色男子的令人羡慕的女朋友,赵雪总是以坦然的姿态时常对他原谅。

  “时代啦”。

  她总是说;其实心中不知道有多莫名的愤恨——在她心中反而另存观点:男孩子,如果你很能干,不如尽可能的积蓄,尚且不是作为某种财力值的炫耀,将来说不定能派上大用场——或者你干脆开个娱乐场之类,起码让生活更加阔绰,哎呀。

  而他总是以不以为然的姿态作为答复:“年轻就要多享受”。

  她听着想吐。

  他甚至还要夸大其辞的时常邀请起她参加派对去了。她严厉的指着他的鼻子:“你给我花得超过200就别来见我了”。

  他冷削一下摇摇恍恍的离开了。

  试想,这么个高消费的奢华的时代,200不是娃娃戏咯。连她自己听着都觉得好笑。不过她总是不经过思绪就脱口而出呢。奇怪自己为什么总是对他那么不放心。

  撇开那些心烦的事情不说;她是无心干涉他那些下流事了。周末来到喷泉池边约会,她不知道为什么把自己装作得那么矜持。

  “下周星期日晚上与双方父母见面这个约定,你准备得怎么样了”?

  她说。

  “很好啊”。

  他说,一边又回过头去玩弄自己那微信。

  “是明尚大酒店还是全味餐厅”。

  她的心不知道有多急切。

  “当然是明尚大酒店了”。他说着,率先走向对门的咖啡厅,“那么郑重的见面为什么要去餐厅”。

  她欢悦的跟上;其实嘴边有话题。“那准备去二楼还是三楼哟,见个面不需要那么铺张吧”。

  他怔的一下回过头来。“是初见;小姐——初见”,再次回身走行,“初见性质上不同而表现上也应该郑重一点”。

  她别提有多兴奋了,嘴巴上面还得要喋喋不休的追问他那帅气的背影,“那倒底是去二楼还是三楼哦”。

  “老子难得跟你两个屁话”。

  他说着,人已经越过了那个栅栏。

  当真双方父母见面的时候呢,说话的尽是大人;他本来就轻佻自我那副形象一直把手放在脑袋后面,而她总是低着头。

  总结还是一个完满的宴席,大人们相约舞厅去了,她可以径直想象到他们那老年屁股寒碜的扭动的样子;回头猛然像是掉失了什么,问询他俩的意见。

  “我们不去了”,他拦手抱住她的肩膀,“你们去吧,我们今天不想跳舞”。

  也不怎么理睬,几个大人就奔各自方向了。

  她却若有所失的回问:

  “为什么不去,我很喜欢东方舞厅的温和的”。

  “那你跟着去嘛”,他一掀她,“这个城市哪里不好要去那种舞厅”。

  她感觉到自己落伍了。不过很倔强,但是仍然选择和他在一起。

  顾东这个人吧,虽然玩世不恭,油嘴滑舌,但是总结仍旧是深值得信赖的人。他总是什么事情都考虑到她;你别看他每次喝酒,知道叫不动她反正要叫。KTV硬拽不动反正要拽半天都是斗气形式的离开。时常都要顾问她的冷暖,并且空闲送上这样那样的食物或者礼品甚至衣服;“每晚下班开车过来接送她回家”——这个是在她以为全世界的女孩都不能享有的优越。

  怎么来总结彼此之间的恋情呢。就是相互都离不开对方那种,很拈缠的那一种。他舍不得她,她舍不得他。比如癫痫专科医院经常跑到对方的房间捣鼓、她从他背后跳上去他一下子将她背住、她睡懒觉他拿娃娃熊将她憋住。她最最喜欢站在他公司的明窗前深热的注视他工作的样子;不过她们家顾东工作那样子确实很可爱的呀;不管周围的人怎么吵闹了,他总是恪尽职守的勤恳的埋绪;看见她来了即使很急,也要勤恳耐心将工作做完。

  由此她认为他是一个有责任感的男孩,所以尽量的提高自己的形象,认真做好每一件事情。

  周六到游乐场玩太空飞车,她被吓得吐天哇地的,他从那背后也前仰后合的。

  她们在人工湖当中激烈的碰撞,他差点就将她置身于湖水之中,然后不顾及的离去;她一港给他撞上去,他整个人就掉下去了。

  时光在幸福当中流逝,眼看交往快半年了。

  他深情的挽住他的手,真心相对:

  “因为相类而在一起,由因有共同语言而互相爱惜——赵雪,在从今天开始的今后那些注定诗情画意的岁月里,我一定会以发自灵魂的真诚对待你,一生一世”。

  她温情的一抿嘴,“我也会的”。

  如此感情更加剧烈。他仿佛玩乐得较少些。不过她还是甚讨厌他每当好友群找寻那欢天喜地的叫喊声。

  赵雪其实是一个性格比较独立的女孩。人们比较赞美她那纤细的身影,往往徘徊在宁静的树落或者郊区,思味各自的事。

  她仿佛连网也不怎么上,但是兼职的主播身份备受东南一带的网友所推崇。

  你听,过路的人又在说了,“你那主播,不说话光唱歌”。

  所以嘛,越是娴静的女孩,越是遭争议。

  不是因为条件而接受网络公司的邀请的,而是因为有人说我的嗓音比较柔美。

  她说。

  一段时间股盘沸传顾东所在的云信公司股价大跌,眼看破产已经是春风柳絮的事情,顾东被总裁借口任务“有错”炒了。享有高薪生活的顾东一时之计没有着落。

  妈妈马上找到赵雪面前。

  “你敢再和他来往,我就把你赶出这个家”。

  “阿妈——”

  她在被子里面宣腾。“人家情况好你就跟人家交道,情况不好你就将人家弃之而去,人家会怎么议论我们家的为品哦”。

  “什么为品”,她跑步那样子像个老太婆,“事实就是强者上,弱者下,这是整个社会的趋势”。

  她偏偏要跑到顾东的家中,关怀切切。

  “你联系新工作了吗”。

  顾东那沮丧相,别提有多低沉了。

  她爱惜的抓住他的手臂,被他一甩手抛开了。

  “我不会对你不顾的”——

  她冲着他的背影大喊。

  他没有说话,进房间关门了。

  她恼羞成怒坐在沙发上,半天苦闷为什么他那么别扭。搞得自己反而不适从。

  再从房间里面出来,他倒却伶仃大醉了。

  她惊异的直起身来——“丢了工作在这个年代又不是什么痛苦的大事,你要这么对待自己”。

  他沉默不语。将右脚撬在茶几上。

  “你给我放下去”。

  他不理不睬。

  “放下去,顾东——”

  她喝言。

  他不闻不动。

  她气得一个蛮劲冲到门前;“你这个样子,我叫你缓和几天,我再来看望你”。

  说着,结果还很轻巧的闭上铁门,叮叮咚咚跳下楼层。

云南军海医院好吗

  那几天她感到孤独,默默不语的漫步在柳絮飘扬的街境;以为生活很凄凉。其实那是冬的意色过于萧条,影响着这份本生足具孤冷的心态。

  一向与顾东走得较近的几个玩伴竟然刻意回避着顾东。她据实发现这世界传言冷漠无情的一面,心生愈加想要靠近自己的挚爱的愿望,强烈想要安慰他。

  可是时间还没到。她这样告诫着自己;一定不要伤害到他。

  因此孤寂的又一个星期过去了,她以为在苦痛的涌动当中生命无光;但是毕竟约限已经过去了。她堂堂的迈动在顾东家的梯间。

  整个楼道看上去都是阴瑟而寂凉,心想世间为何如此冠冕堂皇,要将善良的人类落寞。

  可是我是他的情人,我又有什么资格要让他不幸;加紧步伐,靠近那扇熟悉的门。

  顾东的门却不知道为什么是打开的,她担心里面会发生什么事,但是通俗这个时代不那么观念。所以她其实很平和的进入内间。

  顾东居然在看书。

  发现是她来了;和悦的合上书本,亲切的起身,惯常那样就要去为她渗茶去了。

  她头一回拒绝。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是这么一个无礼小姐;从来都不懂得谢绝。其实仔细发现,往往自己在家中给来客渗茶对方也像个娃娃似的安坐在沙发上享受姿态。我们这个年代的人太娇纵,原因是因为太安逸。不过她已经来不及反应这种思绪,心中一片茫然的心痛。

  “别去了,顾东,你别管我,你自己放松休闲”……

  他懵懂的回过头来。

  一个犹疑,“我放松什么了?我哪里有问题”。

  她看他那样确实是若无其事得有些像真实的了,一个忍不住的愉悦,“你不是失业了,你个无业游民;还在家里面看书”。

  “我。无业游民。在家颓废”。

  她看来确实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他却敏锐的捕抓到她的心思。

  “天呢——我是什么人哦,还有人纠结那些——”

  “对啊,你是顾东”。

  他不理他,继续渗倒茶去了。

  “那你现在在做什么呢”?她问。“比以前好比以前坏”。

  “形同天上地下,二者不可对照”。

  “哦”,她当是他被聘请为某家公司的CEO了,毕竟对方的职务不方便多问,“我看到楼下新开的一家西餐厅,我们下去看看”。

  “难吃死了”。

  他却说。

  阻断她的意向深感拮据。因此像个傻妹一样茫然在那儿。

  他的茶端上来了,包括自己的。

  她端起小抿一口。“是什么时候的事”?

  “什么什么时候”?

  看来她对于情况的了解完全超出预料。

  “你找工作啊”——

  他送进嘴的一小口茶呕出来差点没烫着。“什么工作啊——”

  他责备她。

  她干脆不说话了。知道自己做对于什么都是无济于事。

  下午,市区乱逛。

  “那我这么久没找你你都没怀疑”。

  “你没找过我?太忙了——不记得了”。

  期间的交涉使她明白他拿他竟然还存在着的几十万积蓄收购了一家规模虽小的废旧玻璃厂!

  在他的经营下并不长的时间已经进入运营模式,并且已向各大厂家商家买卖交易了。按照他的意志:预计在明年中扩大规模,提升资格。甘肃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老早就告诉你我不想呆在单位了,要立本经营,你还跟我在那儿”……

  是这么回事。

  “其实云信早在倒闭一个月前我就看出它的倪端了,所以那个时候就开始着手厂经营了”。

  他说。

  她还沉浸在迷茫未解愁绪的心结当中。

  他看她那个样子可爱得确实有点可怜,独自跑到前面一点的地方去关心自己的。

  “那你经常花天酒地的那些钱都是假钞咯”。当着凉爽的和风。瞥视着他,“大大咧咧的男孩手上还有存蓄”。

  “我一个人在花钱”。

  他说得好轻松哦。

  “那我上次来找你你做起你那个样子”——

  她冲着他大叫。

  “你自己要神神秘秘的,怪谁”。

  他说着,人都跑了。

  妈妈继续在对方父母面前伪装出那副欢颜笑语,他们一惯去到那些在他看来已属老年会所的地方团聚,而他俩仿佛每每都在这个时候最幸福,追逐欢笑的跑动在一些或许并不高级的场所,嘴巴上面不停地玩笑,不停地打闹。

  她偶尔同意和他一起去KTV唱歌,发现真跟他平时狡辩那个情形——哎呀,其实没啥。但始终心有余悸。

  对方母亲在一次宴席上面提出结婚的问题。大家懵懵懂懂没说出个头绪;大致是——要结婚,但没定时期。

  他却在宴席结束郑重的对她提出:

  “baby,冬天过完就是你所最爱的春天了,春天陪你尽情享乐个够,夏天我们就结婚”,他伸出指头似乎是在示意,“不要迟疑,这只是个课题——关键在于,结婚与否,我都是你忠实的伞,永远永远守护你”。

  她听他说话那个神情都沉迷得快拾啜了。她回身,“随便,我没你幼稚”。

  结果近来才发积极情感有哪些方面现长久以来都退让着顾东的那些狐朋狗友表现是在迁就“大人物”。不过一段时间顾东确实没有时间陪老友庆贺,高峰期过了才又把笑颜欢,不亦乐乎。你看他们贼乎乎那个贱相,赵雪绕过扶手头也不回。

  一段时间顾东又清闲得很,说布置好了一切,企业正常运作,生产和序进行,并且各部情况良好。

  他们快乐的身影越过市区优美的风景,去到山林一带葱翠的豁朗。

  他们玩弄小溪,寻找雨花石,攀树木,野炊。

  站在挺立的山头他回身对她说:

  “如果你遇见的不是我,你过得又是怎么样呢”。

  她猛然从背后的新木攀爬上来。

  “死不了”——

  她冲着他吼哮。

  他被吓得退后。

  继续下山,已经来到城市的另一边了。赶上公交车,他无神的望视着她在她那战利品——那个用柳絮编作的发圈下面快乐的照镜子。还照进手机,发布向微博了。

  他们快乐的奔跑在河堤一路长线。

  注视着水中的鱼儿,但是没有鱼竿。很遗憾。

  “明天我又要忙起来了,我亲爱的人”,他说,“有这样的时机,我都会好好的陪你”。

  “重要的不是程度”,她却说,“满载欢乐的世界,如果你忙碌的不仅仅只是工作,心中还有我,我会甚感

  幸福的”。

  他们在那个灰淡的天色下的广阔间对视,持久关于人生的400没有分开。

  很快,因为顾东的控制玻璃厂产业剧增,规模扩大,并许名“东和制造业”。公司远近闻名,癫痫科治疗癫痫正规医院出入不菲。

  所制造的已远远不局限于当初那简单的玻璃和镜面,增例了窗玻、琉璃、高防门、壁镜,等等。

  并且最大一次同美国某霸企合作务业,多次与多个厂商企业商约,常交易工程。

  已经结婚的他们欢和的玩闹在寂夜的街角。旁边沉促的停放着他的车辆。

  “如果当初云信没倒闭,我们现在才不至于这么单调”。

  她眼眶当中满是抱怨。

  “啊”?他担忧的问,“我计划调理一下生活”。

  “你调理个屁”。

  她拍着他的脸躲逃着。

  他们追逐了街市老远的位置,欢乐声冲荡着黑夜。

  其实仔细回味一下当时那个心情,感觉到男友破灭了,仿佛自己的整个世界也黯淡无光。怎么来总结人民的心情呢,恋人之教育随笔小班3月份间心脉想通,惺惺相惜;如果美好的时代袒护着爱情,整个过程反而只是一场美梦。

  因为最初坚信会回到那个位置,如果你抱着坚决的心态一直追寻下去,当上帝注视到这份苦楚,你发现远远不止那点程度——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吴用听了他的话,才点头表示:“那行,你既然提了,那肯定是有初步计划了,你先说来听听合不合适?”龚大人有点小心的询问:“我们能不能就在另一侧的内外城门外划一块地来堆肥?”那边的位置更加靠南,温度的变化也会更明显一些,更适合作为一处堆肥地,只是那个比较靠近城门,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同意。听到他说出了那个地点,吴用也皱了皱眉,那个位置自己也不敢随意答应他们,毕竟离内城太近,到时候影响普通百姓的生活就不好

2019-10-12

卡西利亚斯很难缠,只要有一丝多玛姆之力尚存,他就能够继续重生,而且他本身的实力不弱,即便是凌霄也只能抓住出其不意的机会,才能够很快的杀死甜文短篇微小说他一次,而当他有了准备的时候,想要杀死他就难上加难了。半空中的凌霄施展出种种手段,抓住机会就重创卡西利亚斯一次,绝对不给他去阻止斯特兰奇的机会。没错,刚才在空中的他已经注意到了下面斯特兰奇的动作,就目前而言,整件事

2019-10-12

1292剑神之躯!这是第二次,叶帆施展唯有剑意解体,才能使用这招剑意!与之前和莎莉叶大战相比,如今的叶帆,身体素质和剑意深度,都得到了提升,剑意解体后的威力,自然也会有显著提升!狂暴怒涌的剑意,让叶帆身体的每一块肌肉,每一条经脉,甚至每一块骨头,都酥酥麻麻,这比原先第一次,倒是痛苦减轻了

2019-10-12

“要不是有你,我们这次就完了,不仅不可能进入洞府,还会被碧霞宗那帮不要脸的小人算计!”“白师妹,我已经决定了,从今天开始,你就取代少宗主,成为我

2019-10-12

何意绘怎么也不不愿意面对现在的状况。她一直认为自己是幸运的,事实也是如此,谁能在仅有的一次生命中,因为懊悔和痛恨便可以推倒重来?谁能在多出的一番人生中,还有逆天的金手指加身?即便重生以来,很多事情不尽如人意,事情也

2019-10-12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